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浮名博客

平生两件事:为过日子而写作,为混日子而打牌

 
 
 

日志

 
 
关于我

我的日子如针尖上的一滴水,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 本博QQ:550680311本博邮箱:xiedch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需要的领*袖,该长什么样子?  

2018-08-06 17:23: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需要的领*袖,该长什么样子?

 谢浮名 一派浮言 

清早,一个博士朋友发来图片:



除了图片,他没说片言只字,但意思很明白,他希望我们人类的领*袖也能像狼王一样,眼里只有狼群,没有自己,为了狼群的安全,时刻准备去搏杀,哪怕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


我这博士朋友,也太迂腐了。


首先,把人类领*袖比拟为牲畜界的狼王,是“大不敬”,在封建社会,要满门抄斩的,即便放到几十年前,也有吃牢饭的资格。当年,有人只是说了一句“太阳也有黑子”,就被游街批斗,戴“高帽子”,挂“半边猪”,弄得死去活来。这记忆不能不深刻吧。


众所周知,豺狼凶残、狡猾、不说它那双绿幽幽的眼睛,单是半夜里凄厉的嚎叫,就叫人毛骨悚然。对待狼,我们避之唯恐不及,所谓“敬畏”,畏是真的,哪敢有丝毫敬意?


而领*袖呢,则全不是这样,那是拿来供奉颂扬的,只该请上神龛,早请示,晚汇报,大跳忠字舞,高呼万万岁,岂能和狼王相提并论?



再说,人当领*袖,动力何在?



当年,黄宗羲写了一部叫明什么花花绿绿的文章,说得很明白,天下就是一个猎场,人们不过是一群肥嫩的鹿,而领*袖呢,当然就是逐鹿者。逐鹿的过程,流血流汗,用尽心机,个中辛苦,旁观者哪里领会得到?因此,这鹿到手之后,是炖着吃、炒着吃还是吃一半扔一半,都是我的自由。黄宗羲因此说:


是以其未得之也,屠毒天下之肝脑,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博我一人之产业;其既得之也,敲剥天下之骨髓,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奉我一人之淫乐,视为当然,曰:“此我产业之花息也。”


假如没有这份不菲的“花息”——今人也叫“利息”,当年又何必出生入死,刀头上打滚?


因此,当尧准备把天下让给许由的时候,许由以为禅让的话太脏,赶紧逃到颖水边洗耳朵。这现成的天下,也需要付出十倍百倍的勤劳才管理得好,而个人只是付出辛劳,没有回报,何苦来哉!


想想历史上那个著名的小流氓刘邦,年轻时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他的父亲常拿老二和他比较,指着鼻子骂他不务正业,说,老二比你会经营产业多了,今后养老,指望不上你的。等到夺取了天下,登上皇位,刘邦就拿话堵父亲的嘴巴,说:你看你看,全天下的山川百姓,都是我刘家的。我比老二,谁更会经营产业啊?你的荣华富贵,去指望老二啊!


在领*袖看来,山川百姓,都只是他经营的产业,和农家养猪、商家做买卖,没本质的区别。养猪的目的,是吃猪肉;经营山川百姓,当然也为着敲剥天下之骨髓,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奉他一人之淫乐。


狼王的智力水平,哪里达得到这个高度?


当然,也有很多人,当初也学着菩萨,怀抱“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献身精神,发下罗天大愿,说什么当众生未成佛之前,他绝不成佛。比如瞿秋白,在被重兵押解之下,走上刑场的途中,犹然嘴叼香烟,视死如归,泰然自若。可是,当他看到街头上骨瘦如柴,跪地乞讨的乞丐,愧疚之情油然而生,觉得自己不能救天下苍生于水火,眼里涌出了泪水。自己的生命即将消逝,心里记挂的还是人间疾苦,这情怀,大概就是我哪位博士朋友心目中的领*袖形象。



然而,瞿秋白天生不是当领*袖的料,他只能在36岁的最美年华,倒在刽子手的枪下。

  评论这张
 
阅读(94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