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浮名博客

平生两件事:为过日子而写作,为混日子而打牌

 
 
 

日志

 
 
关于我

我的日子如针尖上的一滴水,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 本博QQ:550680311本博邮箱:xiedch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北大校长没错,是我们吃瓜群众错了  

2018-05-06 21:14: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谢浮名一派浮言

        前日,由于把鸿鹄的鹄(hu)念做了“hao”,北大校长林建华先生风光无限,霸屏了。面对铺天盖地的批评,混迹于官场的林校长大吃一惊,于昨日写了一封《致歉信》。笔者因此敲打出了一段文字:《北大校长致歉,是脱裤子放屁》。文章里,我的意思,大致是文字错误属于小节,堂堂副部级官员,不必道歉。数十年来,那么多官阶高于林校长的官员,犯的错比林校长大得多,有些甚至严重犯罪,也不见道歉。林校长何必这么争先恐后,匆忙道歉呢?你让以后的犯错的官员如何做人?

        而且,识字只是小儿科,斤斤计较茴香豆有几种写法,是最没出息的孔乙己之流钻研的学问,堂堂副部级官员,要研读的是《矛盾论》、《实践论》,讲究的是对立统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高深的哲学问题,“感到失望和内疚的”,应该“是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而不是文字错误。虽然,有人指出,林校长即便不能和北大前前前校长蔡元培一样倡导“兼容并包”但至少不能和蔡元培校长对着干。

        致歉信里,林建华校长回顾了自己青少年时期的求学史,说那时处于文革,正经的课本都少见,没有接受系统的基础教育。学习条件这么糟糕,如今能出任北大校长,这简直是励志传奇,是喜欢鸡汤的朋友的再好不过的效法榜样。我们岂能因为一点小小的文字错误,就毁了这么一个高大上的形象?

        因此,我的结论是林校长的道歉,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不唯不必,甚至是开恶例,让今后犯错的官员,也非得没皮没脸地学他的样子道歉。如此一来,官威何在,颜面何存?

       可是,就这么一篇多方为林校长辩解的文章,居然被“河蟹”,这是我始料未及的。我的那篇文章,肯定是错了。那么究竟错在何处?我反复思量,百般反省,终于恍然大悟:原来,根本原因是,我不该无端“焦虑和质疑”。

        林校长充满哲理地谆谆教导我们:“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虽然,无论先贤还是当下的学界,普遍以为,没有对现状的焦虑,人类不可能进步;没有对错误的质疑,我们只可能永远陷于迷茫。看起来林校长孤立得很,是如此地不合群。可是,我们应该知道一句名言: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西谚有云:怯懦的狼成群走,只有雄健的狮子踽踽独行。林校长毫无疑问是狮子,是不屑附和大众的看法的。堂堂北大校长,副部级官员,如果不标新立异,戛然独造,还当什么中国最高学府的校长!

          因为林校长掌握着真理,他说太阳从西边出来,那么肯定不会出自东方,这是理所当然,不容“焦虑和质疑”的。从前,读书人和为政者说:半部《论语》可以治天下。有人由此推演:何必半部?任意摘取《论语》中的一句,终身奉行,就足可以治天下了。孔子是谁?不过一个私塾先生,其地位,和堂堂北大校长,相去不可以道里计。私塾先生的话,都如此有效,堂堂北大校长,难道还比不过一个私塾先生?

         因此,林校长的教导,不说一句顶一万句,但一句顶一句,绝对没问题。他已经说了,焦虑和质疑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假如我们还去焦虑、去质疑,不是不像活了,自寻绝路么?

        而我偏偏患上了焦虑症,对林校长的致歉信进行一番质疑,错到如此境地,让我愧悔到无地自容。

           我,以及犯了和我同样的错误的吃瓜群众,必须郑重地向林校长道歉。


刚收到朋友发来的一篇宏文,是一位不具名的先生代替林校长写的第二次道歉信,附录于下,供我以及和我犯了同样错误的朋友时刻摩挲,学习。

北大校长林建华的第二次道歉信:

社会各界并北京大学师生:

5月4日,我在北京大学建校120周年纪念大会上讲话时,不止一次出现语言差池。在如此郑重庄严的场合,缺乏对语言文化的基本敬意,草率从事,影响深重。次日,我通过北大未名论坛发出《致同学们》致歉,疏忽之间,反酿出更严重错误。各界新一轮批评舆论,可谓振聋发聩、荡涤心灵。为示洗心革面之态度,现郑重新撰书信,专此道歉。

还是先纠讲话之错。讲话中,我不只是读错了“鹄”字之音;包括公众质疑的“菁菁学子”,据考亦是不规范词语,各工具书均未收录,而在专业领域,即便百度百科有其词条,也绝对不足为凭。我记不起这个词何时何地进入自己语言记忆了,对其草率“放行”,也恰恰是自己“语言规范”有欠谨严的表现。

再说《致同学们》,里面再次出现了一些语言错误,比如存在病句,还有冒号、破折号、引号使用不规范等。语言不规范,自是心态浮躁的折射;而通过论坛渠道,以私人名义发出,仅向北大学生致歉等,事后亦觉颇多欠考虑之处。更严重的,是其中存在明显的逻辑错误,如将“基本要求”混同于“完美”,将“焦虑”与“质疑”相提并论等;尤其是,不应重申、强调讲话提及的“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这种低级妄断。

古语有“一叶知秋”。两次差池,看似事小,但其中透出的问题却不容再次轻视、轻率,由此促动我,由浅入深,去充满敬畏地思考以下三个问题:

第一,校长如何应对“事务性纷扰”。

大家不难想象,如今的一校之长,相当比例的精力,要用于应对“事务性纷扰”。具体到我个人而言,仅论眼前的校庆活动,就不亚于一个巨大工程,盘根错节,千头万绪;至于日常事务,更是无尽无休。我曾积极建言大学“去官僚化”,认为最有效的方法是用高校职业化管理取代官僚化管理,而职业化就是让合适的人做合适的工作。如今感觉,这些思考应该进一步推进。

第二,一校之长,尤其是名校校长,是否应该具备最基本的“底线人文素养”。

我了解到,舆论中,也有一部分人以我出身化学专业为我“辩护”,认为非语言专业人士不能在语言方面苛求之。在《致同学们》里,我也曾用生逢文革、地处内蒙等“理由”,解释自己“语法概念不清”的原因。

但是,事后想来,这些“辩解”都很难站得住脚。一个公民,在自己的母语方面基本合格,这是底线要求,其中蕴含着他对民族语言起码的尊重和敬意。至于一校之长,尤其是名校校长,不论出身于何种专业,不仅限于语言方面,他应该拥有“人文领域”最初级的“入门证”。这,正如杜威所言,“务必使目前为社会所需的技术科目获得一种人文性质”。

第三,大学精神、北大精神,怎样不断续、被弘扬。

提及大学精神、北大精神,人们最容易联想到的,是蔡元培先生根据现代大学精神和世界大学制度通则,力主的“思想自由,兼容并包”。这是北京大学的精神特质和文化标志。包括陈寅恪先生提出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也早已成为中国知识分子共同追求的学术精神与价值取向。面对先贤,我为“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这样的妄断而深深自责。这应该在今后时时警醒我:作为一种功能独特的社会组织,大学应与政治、经济鼎足而立,成为“社会良心”,致力维护人文、独立、自由、批判、科学、创新等精神,确保教育主体性、教育中人的主体性不被丧失。

再次,谨致深刻歉意。

  评论这张
 
阅读(84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