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浮名博客

平生两件事:为过日子而写作,为混日子而打牌

 
 
 

日志

 
 
关于我

我的日子如针尖上的一滴水,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 本博QQ:550680311本博邮箱:xiedch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女人只两种,非奸即盗  

2018-03-13 15:36: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猥琐的大作家说:女人只两种,非奸即盗

                          文/谢浮名

         今天这个日子,为了讨喜,只该为亲爱的女神们带盐,可恨的是,偏偏近段时间在复习《水浒传》,脑海里浮现的女人,总是孙二娘潘金莲潘巧云阎婆惜们,似乎除了她们,再没有别的。因此,落到笔下,就只剩下这些非奸即盗的女人们,要么淫荡,要么凶横。各位女神,别怪我,要怪,怪施耐庵那老不死的好了,谁叫他写了这么一部害人废寝忘食的奸盗小说呢?


        我不知道,施耐庵一辈子,究竟吃了多少女人的苦头,搞得他对女人咬牙切齿,如同怀抱不共戴天之仇一般。


        于是,洋洋洒洒的一部《水浒传》,女人只两种:非奸即盗,没一个称得上好女人。


         先摘录两段对女人的描述:


        花容袅娜,玉质娉婷。髻横一片乌云,眉扫半弯新月。金莲窄窄,湘裙微露不胜情;玉笋纤纤,翠袖半笼无限意。星眼浑如点漆,酥胸真似截肪。金屋美人离御苑,蕊珠仙子下尘寰。(阎婆惜)



        眉似初春柳叶,常含着雨恨云愁;脸如三月桃花,暗藏着风情月意。纤腰袅娜,拘束的燕懒莺慵;檀口轻盈,勾引得蜂狂蝶乱。玉貌妖娆花解语,芳容窈窕玉生香。(潘金莲)


        如此陈词滥调,哪能写的出活色生香?这样的描写,足可证明,施耐庵老先生根本就不会欣赏美色,没半点个人的观察和感悟,看不出有丝毫创意。


        按理,一个大文豪,肯定能把女人写得眉目生动,可为什么就这么苍白呢?根本原因,在于对女人的不了解。


         让一个不了解女人的人来写女人,写出来的,肯定是怪胎。这就难怪一部《水浒传》,女人们全都那么地不地道。


          第一个不地道:梁山泊是108条好汉吗?


         一部《水浒传》,有三个女人是被当做正面人物来描述的,这就是孙二娘、顾大嫂、扈三娘。


         可是,这三个女人,还是女人吗?


          且看这一个:



       眉横杀气,眼露凶光。辘轴般蠢坌腰肢,棒锤似粗莽手脚。厚铺着一层腻粉,遮掩顽皮;浓搽就两晕胭脂,直侵乱发。金钏牢笼魔女臂,红衫照映夜叉精。(孙二娘)

        母夜叉孙二娘,也会脸上搽胭脂,鬓边插野花,可是,开黑店,卖人肉,动不动就做翻客人,肥的做糕点,瘦的充牛肉卖。这架势,还是女人吗?


       母大虫顾大嫂呢?


      眉粗眼大,胖面肥腰,

     有时怒起,提井栏便打老公头;

     忽地心焦,拿石碓敲翻庄客腿。

     生来不会拈针线,正是山中母大虫。

 

      她开店,杀牛,聚赌,是个人见人怕的女魔头。


        唯有扈三娘,是一支绽放的海棠花,漂亮。可是,她被梁山强人毁了家,强抢上山,配了长相、品德都猥琐至极的矮脚虎王英,成了一具任人驱使的木偶。


        施耐庵老先生如此亵渎女神,着实恶毒。


         第二个不地道:女人都是祸水。


         红颜祸水,是前人弹得厌倦了的老调,可是,施耐庵总是不厌其烦地重复弹唱,笔下出现的祸水,潘金莲且不说她,这人名头太大,几乎家喻户晓,比如今最红的艺人还红上千百倍。但潘巧云是可以说一说的。


        施耐庵恨女人,尤其恨姓潘的女人,谁姓潘谁倒霉,潘金莲如此,潘巧云也不例外。可以肯定,姓潘的女人给了他太多的苦头吃。


         这个潘巧云,经历最为悲惨。她第一个丈夫死了,改嫁给杨雄,可这杨雄和宋江一个德性,有时间结交狐朋狗友,却没有时间陪娇妻,潘巧云怎么能不爱上和尚裴如海?而结局,当然是被杀。


        纵观全书,除了做了梁山泊强盗的三个女人,没一个女人不淫荡,因此,也没一个女人有好下场。李逵捉鬼的故事,是施耐庵写得最痛快淋漓的。


        那一回,李逵投宿在四柳村狄太公家,听说他家闹鬼,其实乃是狄家小姐和外面的汉子私通,故意装出中了邪祟,不让其他家人进她的闺房。胆大到无法无天的李逵进去捉鬼,捉住了两个自由恋爱的年轻男女,一斧头将两人劈杀,还不放手,又将尸体“恰似发擂的乱剁了一阵”,并将头砍下来交给狄太公。太公伤心自己女儿被杀,这黑旋风竟然说:“打脊老牛,女儿偷了汉子,兀自要留他!”


        李逵的女人观,其实也是施耐庵的女人观。总之,女人要么像男人,要么不是人,是不能有自己的出路的。


        以第一个出场的金翠莲为例,鲁达的仗义,让她摆脱了镇关西的控制,可被人包养,是她唯一的出路。她离开渭州后,在代州雁门县,做了一个赵员外的外宅——现在叫“小三”,连小妾都不是。


        至于阎婆惜,和金翠莲潘巧云一样出身,流落到山东,做了“成功人士”宋江的“小三”。最终也因为贪恋张三,被及时雨残忍杀害。


        总之,施耐庵眼里,做女人的,只两条路可走,要么反抗,像孙二娘那样做“好汉”而非“好女”;要么做淫娃荡妇,然后被杀害,没其他路可走。


      所以说,《水浒传》看不得,尤其女人,看《水浒传》爱不如看《肉蒲团》,至少,后者还把女人当人在写。

 


  评论这张
 
阅读(6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