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浮名博客

平生两件事:为过日子而写作,为混日子而打牌

 
 
 

日志

 
 
关于我

我的日子如针尖上的一滴水,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 本博QQ:550680311本博邮箱:xiedchu@163.com

好的散文,要讲出有趣的理来  

2018-01-27 13:49: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的理趣

                文/谢浮名?

       好的散文,摹景状物、写人叙事,肯定需要熨帖,熨帖到一颗小心脏像熨斗熨过一般,说不出的舒服,让人不由得赞叹:写到心里去了。以《苦楝低语》论,就是极感人的的文字,开掘的细节,貌似冷峻而实则饱含感情地展现了祖母的形象,我们读着,会不自禁地流泪。

        又如这一段:

        当秋鼓着腮帮拼命吹奏芦笛的时候,芦苇便开始杨花了。开始还羞答答地,仿佛闺中静待出阁的少女,外边的唢呐声已穿透空气传遍村庄,院里的红袄绿裤早就耀了目,自己的心也已蹦蹦地跳了,却依然绷着个脸,做出百般不愿的样子。芦苇的杆也在秋的催促下躁动起来,来回晃荡着,开始只是你碰我一下,我踹你一脚,后来,干脆打起了群架,整个苇塘轰轰烈烈地闹腾起来,一片哗哗的声响,似有瀑布在很远处的高空落下,声响波及至此,已经没有了最初的壮烈与震耳,唯剩零落的刷刷声。(《芦花之舞》)

 

       这种热烈是传统女性独有的,很节制,很矜持,俨然古代闺阁中待嫁的女孩子,怀中揣着相思,但一举手,一投足,都如中规中矩的舞蹈,不越雷池半步。

 

         然而,这还不够,散文的灵魂,全在一个“趣”字,而这“趣”,通常由“理”达成。

 

        文章要说理,人人都懂,但是,强调以形象取胜的文学作品,历来都比较排斥说理。宋朝严羽就说:“诗有别才,非关书也;诗有别趣,非关理也。”这说法其实不无偏颇,原因在于,没有认识到文学作品也可以“理趣浑然”(宋包恢语),不去运用抽象、直露的理语,而是用具体生动、自然和谐的美的形象去表现一定的道理。

       钱钟书在《谈艺录》中说得好:“若夫理趣,则理寓物中,物包理内,物秉理成,理因物显。”在钱钟书看来,“理之在诗,如水中盐、花中蜜,体匿性存,无根有味,现相无相,立说无说,所谓冥合圆显者也。”诗的理趣就是通过诗的形象来表现哲理的艺术趣味。其最高境界是将理溶解于诗的形象之中,使人浑然不觉,让读者自己去体会。

        如唐代杜秋娘所唱之《金缕衣》: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诗的三、四两句以折花为喻,告诉我们青春、生命、爱情及各种机会都应当珍惜,一旦错过、失去,将会悔之晚也。这理说得何等形象有趣。这样的作品,就叫做有“理趣”。

        一犁的散文,最可宝贵的,就是富于理趣。

         且看两段文字:

 

       1,看着母亲举着大镰在田头挥舞,突然有一点痛,舍不得看着麦子在镰刃上倒下。面对大片大片倒地的麦棵,全然不在意大人们眉间嘴角丰收的喜悦,只顾悲悯起麦子的命运。为何要成熟呢?熟了就要被砍倒,原来成熟的必然是在劫难逃。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宁愿不要香喷喷的白馍,也不愿意它们饱满的风韵来不及绽放就被砍伐殆尽。望着金黄的麦子痛苦地闭了眼睛,干枯的睫毛散落满地,心也被刺伤了。那一刻,它再也不会金灿灿地朝着我笑,再也不会和我一起与阳光对峙了。年青的麦子是我的朋友,成熟的麦子与我成了陌路。凄惶惶看着麦子进了场,飞扬在空中,又装进了粮仓,也有很少一部分换成了白面,装进了我家瘪瘪的面口袋,成了饭桌上热气腾腾的一个圆馍或一块烙饼,吞进肚里的时候,就仿佛把自己吞了下去。我曾经也是一株风里摇曳的麦呀!(《五月,麦芒扎煞》)

 

       因麦子成熟而收割,联想到人生易老,岁月无常,虽然消极了些,也很有小儿女情味,但生动形象有趣味,很给人美的享受。

 

       2,芦花,你要飞到哪里?是去做流浪的白云,还是去寻找曾经的家园?记得有一位作家曾经说过,“花是植物的灵魂。”人的灵魂一旦离开身体,人就不复存在了。而芦苇却把自己的灵魂交付西风。只需细细的一缕风,轻轻一吹,芦花便会去山涧,到溪旁,至湖滨,去任何一个不曾到过的地方。芦花也和我一样,在为生存奔波吗?可是我知道,自己无论走到哪里,心总安放在故土。尽管村庄已消失,心总要回归。芦花呢?它是飘到哪里,就在哪里生息繁衍。这时,内心不免有点感叹:真没想到,那柔弱的、没有分量的芦花,在生命的漂泊里,竟能以一份渺小的存在,以一个飞舞的姿势,续写自己的前尘后世。(《芦花之舞

》)

 

        这形象的议论,让人感悟到,柔弱而生命力饱满的芦花和脆弱得如同芦苇的人生不是无有二致么?

 

        散文的理趣,可以是贯串全文的灵魂,也可以是一个段落的点缀,偶尔涉笔,即成趣味,给人妙趣天成之叹。比如《邀秋小酌》里,写到月下之云和暗黑中之云,作者的议论就很有哲人的味道:原来,没有月亮它也照样快乐!生活不也应该如此么?很多东西,无法面对的时候,要学会逃避;无法拥有的时候,要学会舍弃;无法希望的时候,要学会埋葬。

       只是,我们要切切牢记:散文需要的是有趣的“理”,而不是干巴巴地说教。

 


  评论这张
 
阅读(25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