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浮名博客

平生两件事:为过日子而写作,为混日子而打牌

 
 
 

日志

 
 
关于我

我的日子如针尖上的一滴水,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 本博QQ:550680311本博邮箱:xiedch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金圣叹有做遗老遗少的义务吗   

2017-06-12 00:50: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谢浮名

前人对金圣叹的评价,用不着我们大段引用,说什么顺治皇帝御口亲封为“古文高手”、什么胡适他是"大怪杰",什么林语堂称他是"十七世纪伟大的印象主义批评家"......这些我们可以全然抛开,知道他是古代小说评论第一人就够了。身为名士,岂能没有超卓的才华,独到的认知,独辟蹊径的成就?这和今天的大师不一样。如今的大师,可以什么都没有,只要善于自吹自擂,再拉上几个不要脸的文人给他帖点金,就俨然“大师”。比如有这么一个人,我不说大家也知道,他一辈子就发明了“三字真经”:正清和,于是就拥有了一大堆头衔:著名国学大师、红学家、书画家、金石家、中医学家、吟咏大师、新中国楚辞研究第一人等等,冠冕堂皇得很。但是,一旦扒下这些光环,我们会惊讶地发现,这哪里是宝鼎,不过一堆瓦砾而已。

我是带着问题来谈金圣叹的,那就是,金圣叹有做遗老遗少的义务吗

金圣叹本姓张,名采,字若采,明末清初人。在那个鼎革的年代,许多沐浴明朝皇恩的官僚做了明朝的遗老遗少,不愿意出仕清朝,比如顾炎武浪迹江湖,王夫之遁入山林。另有一部分人,为清朝淫威所迫,归顺满清,可并非心甘情愿。大诗人吴梅村在清朝当官多年后,还在写作诗歌,表达愧疚:“悔当年沉吟不断,草间偷活。”至于历来被人们不齿的钱谦益,一方面,装模作样地要投水自尽来为明朝殉节。没投水的原因,他解释得特无厘头:水太凉。一方面,他得意洋洋地做着“两朝领袖”:衣袖是清朝规制,而衣领是明朝式样,号称不忘前朝。这等惺惺作态,全为了吃过明朝俸禄的缘故。可是,金圣叹不过一个秀才,谈不上沾了明朝雨露,明亡后也誓不仕清,常喟然叹曰:"金人在上,圣人焉能不叹?"从而改姓"金",字"圣叹",名人瑞。

在那个年代,宗法思想何等森严!一个人,如果改了姓氏,那是不要祖宗的忤逆不孝大罪,死后不得归葬祖坟的。但是,金圣叹居然敢于如此牺牲,这是需要莫大勇气的。如此忠于前朝,殊为不解。

在封建时代,我们知道,草民只是皇帝所逐之鹿,是放牧的牲口。谁做皇帝,被谁统治,都一样一样,反正是“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因此,碰上改朝换代,官员不为前朝殉节,会被耻笑,因为他蒙受了皇恩,接受了朝廷所给的俸禄;但没有谁会要求老百姓去死的。

这中间,我们可以发现一点古人认知上的奥妙:在前朝当过官,领过俸禄的人,也就是沐浴皇恩的官员,有为前朝殉节的义务,而普通百姓,则没有这个讲究。龚自珍的儿子龚半伦怒斥恭亲王的传闻,可做佐证。

野史传言,当年龚半伦带领英法联军把圆明园洗劫一空,然后又做英国公使的翻译,代表英国和恭亲王谈判,百般刁难。恭王怒道:“你世受国恩,却为虎作伥甘做汉奸!”龚半伦回击:“我父亲才高八斗,做不上翰林;我本是良民,上进之路被尔等堵死,还被贪官盘剥衣食不全,只得乞食外邦。朝廷对我家有什么恩!今你骂我是汉奸,我却看你是国贼。”恭亲王被驳斥得哑口无言。

无论明清,父子君臣伦理被看做日月经天、江河行地般的常识,没有两样。清朝的龚半伦因为自己没当上官,即便引领英法联军劫掠圆明园,也可以振振有词地说自己不是汉奸,而偏偏恭亲王无以置辩,也说明了恭亲王是承认龚半伦的一套“韩建国贼理论”的。那么,金圣叹又有什么义务忠于明朝,誓不出仕清朝呢?

这还不奇怪,读书人受到正统思想的影响,看到当官的纷纷遁迹山林,跟风仿效,也还说得过去。问题是,既然遁迹山林,那就是摆明了不臣的架势,一定有不共戴天之心才是。可是,金圣叹并不如此。顺治十七年(1660年),顺治皇帝对着朝廷大臣,赞美金圣叹说:"此是古文高手,莫以时文眼看他"金圣叹知道顺治皇帝如此高看他,感激得眼泪鼻涕齐流,以为遇到了知音,当即就面向北方,拜倒在地,行起了三跪九叩大礼。

通常,一个穷困潦倒的读书人,能得到皇帝赏识,当然是莫大的荣耀,产生肝脑涂地的念头,也不为怪。但是,金圣叹誓不出仕清朝,是摆明了与清王朝为敌的态度的,这个时候行三跪九叩大礼,就有点莫名其妙了。

 金圣叹的不亦快哉

  一、夏七月,溽暑炙人,汗出遍身,苍蝇附鼻,驱之不去,忽疾雷如金鼓,豪雨如瀑布,身汗顿收,苍蝇尽去,不亦快哉!
  二、十年别友忽至,疾趋入内,卑词叩内子;“君有斗酒,如东坡妇乎?”内子欣然拔金簪相付,计之可作三日供,不亦快哉!
  三、空斋独坐,鼠声戛戛 ,忽见一猫,注目摇晃,疾趋若飞,不亦快哉!
  四、于书斋前拔去垂杨、海棠、紫荆,多种芭蕉一二十本,不亦快哉!
  五、春夜与客饮至半醉,正进退维谷时,一解意童子忽送花炮十余枚,取火烧之,硫磺烟味自鼻入脑,通身怡然,不亦快哉!
  六、两措大当街理论,不可开交,忽一壮士从中一喝解,不亦快哉!
  七、子弟背书烂熟,如瓶中泻水,不亦快哉!
  八、入市购物,讨价还价,市儿苦争,必不相铙,便如数掷之,市儿改容拱手,不亦快哉。
  九、清理箱箧,见赊欠文契不下十百通,取火焚之,仰望高空,萧然无云,不亦快哉!
  十、朝眠初觉,似闻家人叹息之声,言某人夜来已死,急呼而询之,正是城中第一绝有心计之人,不亦快哉!
  十一、夏日里裸头赤足,看农夫踏水车,水涌而上,如翻云滚雪,不亦快哉!
  十二、重阴匝月,如醉如病,朝眠不起,忽闻众鸟毕作弄晴之声,争引手 帏,推窗视之,日光晶莹,林木如洗,不亦快哉!
  十三、夜来闻某人志行高洁,明日往访,并坐看奇书,相与欢笑,日影尽去,既已自饥,徐问客日:“君亦饥乎?”来亦快哉!
  十四、偶得闲钱,试造一屋,木、石、砖、瓦、灰、钉,噪聒不休,忽一日屋竟落成,贺客分榻列坐,不亦快哉!
  十五、冬夜饮酒,转复寒甚,惟窗试看,雪花片片,已积尺许,不亦快哉!
  十六、夏日朱红盘中,自拔快刀,切绿沉西瓜,不亦快哉!
  十七、久欲为比丘,苦不得公然吃肉;若许为比丘,又得公然吃肉,则迅以热汤快刀,净割头发,不亦快哉!
  十八、留得三四癞疮于私处,时呼热汤,闭门澡之,不亦快哉!
  十九、无意于箧中忽检得故人手迹,不亦快哉!
  廿、寒士来借银,不便启齿,余窥知其意,问所需而如数给,不亦快哉!
  廿一、坐小船遇逆风,苦不得张帆,忽逢轮轲,疾行如风,取缆系其尾,品吟杜诗,乘风破浪而去,不亦快哉!
  廿二、久欲觅别居与友人共住,而苦无善地。忽一人传来云有屋不多,可十余间,而门临大河,嘉树葱然。便与此人共吃饭毕,试走看之,都未知此屋如何。入门先见空地一片,大可六七亩许,异日瓜菜不足复虑。不亦快哉!
  廿三、久客不归,望见郭门,两岸童妇皆作故乡之声,不亦快哉!
  廿四、佳瓷既损,必无完理,反复多看,使乱人意,拾之远掷,永不更令到眼,不亦快哉!
  廿五、人非圣贤,安能无过?夜来不觉作一错事,心中怦怦颇不自安,晨起对生熟众客自陈其失,不自覆,不亦快哉!
  廿六、看人作擘窠大书,不亦快哉!
  廿七、推纸窗放蜜蜂出去,不亦快哉!
  廿八、作官每日打退堂鼓时,不亦快哉!
  廿九、看人放风争断线,不亦快哉!
  三十、看野火燃烧,不亦快哉!
  三十一、夏日早起,看人于松棚下锯大竹作筒,不亦快哉!
  三十二、还债毕,不亦快哉!
  三十三、读《虬客传》,不亦快哉!

  评论这张
 
阅读(14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