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浮名博客

平生两件事:为过日子而写作,为混日子而打牌

 
 
 

日志

 
 
关于我

我的日子如针尖上的一滴水,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 本博QQ:550680311本博邮箱:xiedch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龚半伦——如何只爱小妾这“半伦”   

2017-05-30 21:13: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谢浮名

         名士之所以为名士,因为他们一半是天使,还有一半是魔鬼。

         说他们是天使,在于他们的头脑,几乎不是我们这个星球配得上出现的。面对这样的人,我们普通人只能哀叹:上天缘何对他如此垂青,让他钟灵毓秀,天下才气,如果分成十分,他起码要独占八分。而又偏偏天真率直,任性而为,不由人不喜爱。

         说他们是魔鬼,则由于他们恃才放旷,眼高于顶,蔑视权贵,粪土王侯。小节和礼法,是他们的天敌。他们注定孤独终老,一辈子没朋友——除了人家和他一样,也是名士。

          这种名士,我们绕也绕不开,其中,算得上名士中的名士,狂生中的狂生的,首推清代大文豪龚自珍的儿子龚半伦。

          提起龚半伦,不得不先说他这个不伦不类的名字。

         龚半伦本名龚橙,为晚晴大诗人龚自珍之子,根正苗红,算得上红二代,官二代。可是他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自号半伦。

         何谓“半伦”?封建时代,讲究三纲五常。这五常,也就是“五伦”,即君臣、父子、夫妻、兄弟、朋友这五种伦常。这一切,在龚半伦眼中,都只是空气,一概看不见!

          首先,龚半伦眼中,不存在君主概念。

           在封建时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君主是万物的主宰,是刺得人眼瞎的太阳;而臣民,只是任他驱使的奴隶、备受宰割的羔羊。因此,作为奴隶,学成文武艺,最终的归宿是货与帝王家。可是,龚半伦于藏书无所不窥,为学问浩博无涯,偏偏绝意仕进,不参加科举,不愿把所学奉献给帝王家。只是整日流连花街柳巷,做他的狭邪游。是为无君。

         其次,他根本不理会“父要子亡,子不敢不亡”那一套封建说教,对父亲的权威视为无物,很有点现在的平等观念。有这么一则轶事:龚自珍死后,龚半伦校订父亲的著作,总是在书桌旁放上父亲的神主牌位,每校正一处,就拿竹编敲打一下牌位,斥道:不学无术,胡说八道,谬种流传。该打!

         第三,龚半伦晚年寓居上海,其时他的妻子也住上海,两人同城而居十多年,龚半伦却从不和她见面,亦不通音问。两个儿子,偶尔去看望他,一样会遭到斥逐。他和他的同母弟龚念瓠,也是形同路人,不相往来。

        他眼高于顶,瞧不起任何人,自然也就没有朋友。 当时,曾国藩这个立大厦于将倾的国家柱石,算得上人人都该仰望的泰山北斗了吧,在担任两江总督的时候,爱惜龚半伦的才华,想提拔提拔他,摆下盛宴款待他,席间用言语试探。想不到龚半伦竟说:“以我目前的状况,您至多给我个监司当当。您想我岂是一个甘愿位居您之下的人?不要多说,今晚只谈风花雪月,不要用小官小职这种话来污了我耳朵。”曾国藩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君臣父子兄弟夫妻朋友,这五伦,他是一伦也不占的,可是,为什么还自号“半伦”呢?原来,他有一个小妾,极其予以宠爱,简直到了形影不离的地步。妾的地位不如妻,但也算得“半伦”。

         言行如此惊世骇俗,就是现在,我们也会惊讶得下巴掉落。

          而他带领八国联军英火烧圆明园一事,有必要辨析一番。

          据《清朝野史大观》、《圆明园残毁考》等载,1860年,英法联军侵入中国,龚半伦随英军北上,来到北京后,将辫发盘到头顶,戴洋人帽,穿白色西装,出入洋兵营盘,狐假虎威,好不得意。随后,他将英国军队引进圆明园,并抢先一步单骑直入,取珍宝重器以归,大发横财。号称万园之园的圆明园随后被八国联军洗劫一空,付之一炬,成了如今的断井颓垣。

  龚半伦——如何只爱小妾这“半伦” - 谢浮名 - 谢浮名博客

         当然,这只是载于野史的传闻,但龚半伦因此背上了汉奸的骂名,被人们唾骂了100多年。

          其实,据此断定龚半伦是否汉奸卖国贼,是值得商榷的。

           圆明园被八国联军劫掠,是否为龚半伦引的路,正史没有相关记载,无法断定。即便真有其事,怕也不能斥之为汉奸卖国贼。

          当时的中国,为满清统治,天下并非汉家之天下。后来孙中山提出口号“驱除鞑虏,恢复中华”,这“鞑虏”的称呼,也直接指出了满清不能代表中国。因此,即使说龚半伦是“奸”,顶多可以称为“满奸”,我们汉人,倒是该叫他“民族英雄”的。

至于卖国,就更加谈不上。一座圆明园,美奂美伦,确实是世界建筑史上的奇迹,如果保存下来,算得上一笔丰厚的文化遗产。但是,我们应该明白,它是皇家园林,皇帝的私有产业。即便达官显贵,也很难有机会进去一饱眼福。一个普通百姓,就是站在远处遥望,也会招致把守园林的重兵呵斥。因此,这座园林,在家天下的封建时代,只是皇帝的私有产业,和国家无关。我们设想一下,在当时,如果有哪个人敢于说:“圆明园是我们大家的。”那肯定是掉脑袋的罪名。因此,八国联军洗劫圆明园,只是清朝皇帝之耻,谈不上是国耻。尽天下之物力人力来维护这座园林,反倒是汉民族的耻辱。

          这么说来,叱骂龚半伦为汉奸卖国贼,就显得有点别扭。

          不妨说一则趣事,似乎出自小说《孽海花》。

          说的是火烧圆明园后,龚半伦代表英吉利和清政府谈判,他对代表清政府的恭亲王百般刁难。恭亲王很不舒服,责备他说:你们龚家世受国恩,为什么为虎作伥?龚半伦回敬道:我父亲才华横溢却不能入翰林;我本人更是穷困潦倒,不得不到外国人手里讨生活,我家什么时候受过国恩?一句话,噎得恭亲王喘不过气来。

         这一则趣事,并不载入正史,当然只能当趣事看。不过我们从中也可以窥见,封建时代里国家和臣民的关系。

            这样的人,不能容于那个时代,最终发疯而死,也就顺理成章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4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