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浮名博客

平生两件事:为过日子而写作,为混日子而打牌

 
 
 

日志

 
 
关于我

我的日子如针尖上的一滴水,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 本博QQ:550680311本博邮箱:xiedch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大名士王闿运“好色”考辨   

2017-05-29 22:27: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名士王闿运“好色”考辨

                     

                      (一)

    近代湖南,有两个名头响亮的举人,虽然会试屡屡落第,然而都名满天下,自然,谤亦随之。一个是功业彪炳的左宗棠,一个则是大名士王闿运。

    王闿运这人,自命帝师,目无余子,一句“大江东去,仅是湘水余波”,时至今日,依旧让不少湖南人癫狂。至于袁世凯当上大总统,慑于王闿运的名头,延请这个80岁的老名士出山任国史馆馆长,他一方面欣然应聘,一方面则对袁世凯大肆讥嘲,站在新华门前,当着袁世凯的面,把“新华门”念做“新莽门”,撰写“民犹是也,国犹是也,何分南北;总而言之,统而言之,不是东西”的对联,差不多是指着袁世凯的鼻子开骂。名士狂态,表露无遗。

 

     他的风流自喜,几乎成了永恒的谈资。入民国时他年逾80,且贵为国史馆长,巍然大儒,却带着佣人周妈,晚则同寝,出则相随,招摇过市,很受时人唾弃。当时的报刊就刊发《老荡子行》诗,直接指斥他为不知廉耻的“老荡子”;又连载《周妈传》,揭他和周妈见不得人的黑幕,哄传全国

(二),

 

    有一个评价,来源于王闿运尊经书院的得意弟子廖平晚年的廖平,评价老师,说他贪财好色,年轻时娶妻,是因岳家富厚;中年后纳妾,是因莫绿云美貌。则多少有点莫须有。

且不说王闿运娶妻之事,单说说他纳妾莫绿云的故事。

         

 

    王闿运自幼颖异,容颜丰伟,口才绝佳,是出了名的,这让他很招男人嫉恨,当然也特遭女孩子待见,因此女粉丝尤多。据说,有少女为他害上了相思病,缠绵病榻,郁郁而终的。他游历南昌的经历,很能说明问题。当时,南昌城内,女孩子为他魂梦不安,不少女人给他送头发、递丝帕传情,盛况仿佛当年被掷果的潘安。可是,并不流连忘返,而是淡地开玩笑说:“发剪易长,若能断一指来,我必当迎娶矣。”

 

依此看来,他立身行事,即便有可非议处,也因他的名士做派。说他好色,就很有点污蔑的味道了。

 

     至于纳妾莫绿云这件“名动七省督抚”的事,似乎值得摆摆龙门阵。

 

     莫绿云也写作“莫六云”,因为长沙话“绿”、“六”同音。她本是唱昆曲的戏子——如今该称作“演员”。按理来说,一个演员,吃的就是颜值饭,容貌应该不差,可是,莫绿云似乎是个特例。

 

徐珂《清稗类钞》有一则相关妙文:一日,王闿运设筵宴宾,席间论文之时,叫莫绿云出来拜见宾客。一客拱手先生谈论诗文,都是宏论,如春风化雨。就连您的爱妾,也古色古香,不屑作六朝标格矣。引来哄堂大笑。所谓古色古香,自然是讽刺莫绿云又黑又丑,没丁点儿六朝金粉风韵。

莫绿云容颜不佳,还有佐证。王闿运的朋友丁取忠是个大数学家,但偷窥癖,特喜欢偷看朋友的妻妾,也有奇高的鉴赏女色能力一日,他来王闿运家串门,王闿运叫莫绿云出来拜见,丁取忠一见之下,急忙逃出门外。王闿运极力挽留,他不愿再看到莫绿云面目,始终不肯回头。由此推测,莫绿虽然不是无盐夜叉,但容颜绝对称不上美丽

当王闿运纳妾之初,两广总督毛鸿宾,江苏巡抚李鸿章、湖北巡抚吴昌寿、湖广总督官文以及巡抚恽世临,书信往来,当做笑话。这就是名动七省督抚”的由来。一个名士纳妾,在当时甚是寻常,可是,这么多国家高级干部,方面大员,封疆大吏,纷纷参与到讥嘲的行列,应该和丰仪俊伟的王闿运,偏偏钟情容貌不怎么出众的莫绿云有关吧。这就好比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自然会招致广大官民的不解。

可是,风流倜傥的王闿运,对“容貌不过中人”的莫绿云宠爱有加,念兹在兹。

绿云与王闿运有21年美满生活。莫绿云去世后,王为之作《莫姬哀词》,相当感人很多年后,他的《湘绮楼日记》,还记述了他和莫绿云梦中相逢,发誓要生生世世为夫妇。”这就很有点东坡之于朝云的况味

当时流行的俗语,是“娶妻娶德,娶妾娶色”。而王闿运对色,似乎不那么看重,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自然,这和莫绿云天生有一副好嗓子,加上后天的历练,善为清歌有关。想象一下,每当花阴月午,莫绿云歌一月子弯弯王闿运在旁打着节拍。这情景,是不是便很有点小红低唱我吹箫”的诗情画意呢?名士之所以为名士,是离不开旖旎风光的。

何况,莫绿云善解人意,对王闿运的关照尤其有加。每当夜深之时,王闿运写作疲倦,莫绿云总是顿开歌喉,为王闿运高歌几曲,用来解乏。如此解人,天下又有几个?王闿运拜倒在莫绿云的石榴裙下,也就可以理解了。

而且,他们的第一次相见,就很对胃口。那时,王闿运来到广州,是郭嵩焘的座上宾。一次堂会上,大家都玩得兴高采烈。但王闿运见一名孤身歌女无人理睬,呆坐一旁蹙眉。王闿运凑过去攀谈,这歌女才展眉说她刚刚经过故宅,睹物伤怀。王闿运以为这女子不忘旧居是个性情中人当筵赋诗一首,云:

旧馆荒苔迹渐深,向曾游处便沉吟,聪明最肯思闲事,愁损玲珑一寸心。(《湘绮楼诗集》卷十七《聪明》)

只为“肯思闲事”,有闲愁,满满的小资情调,惹动了王闿运的春心,于是一见钟情,置而为妾。

自此,王闿运朝夕和莫绿云耳鬓厮磨,享受温柔富贵,而且沾沾自喜,称莫绿云为“美妾”,不仅宣之于口,更是形诸笔端,莫绿云洗个澡,他也要写诗《咏美妾浴罢》了。

由此足见,才子重佳人的说法,似乎有可推敲处。才子所看重的,更是能合脾胃,有一点点闲愁,而又温柔蕴藉,善解人意的女性。一个女孩子,如果有了这几点特质,即便容貌不佳,在才子眼里,也会成为佳人。

至于莫绿云妆奁丰厚,让王闿运从穷名士一跃而为富家翁,十二年中,自奉精美,无复米盐之忧”,倒似乎不是王闿运特别感念的。

 

 

 

 

  评论这张
 
阅读(1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