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浮名博客

平生两件事:为过日子而写作,为混日子而打牌

 
 
 

日志

 
 
关于我

我的日子如针尖上的一滴水,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 本博QQ:550680311本博邮箱:xiedch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朱熹张栻何辜,竟遭如此羞辱?  

2017-04-04 20:46: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熹张栻招谁惹谁了?

                        文/谢浮名

湖南大学名头响亮,不仅因为它属于985”、“211”序列,也因为它有厚重的文化积淀,它的前身___名震天下的岳麓书院,曾开创了不同学术派别“会讲”的先河,南宋时期的顶尖学者朱熹、张栻曾在这里进行了一场为时2月之久的学术大比拼,互相辩难,推究真知。这就是学术史上盛称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朱张会讲”。

就因为“朱张会讲”,这里成了神圣的学术殿堂,让天下所有来这里讲学的大学者诚惶诚恐。黄永玉老先生曾谈到,他一生给人“上课”无数,有时一讲四五个小时,最多只拟个小提纲,然后就开始“跑野马”,只有来岳麓书院这次例外。当时,他在屋子里足足关了五六天,整出了长达十几页纸的讲稿走上岳麓书院的讲堂之时,他依旧感到紧张——他说,这紧张,是他平生第一次。只不知道1999年余秋雨在这个讲堂之上唾沫横飞时有没有感到紧张,不过我相信他走下讲堂之后应该会有一点点———那时,呼啸而至,直扑余大学者面门的,是无数板砖!

因此,在湖南大学,“朱张会讲”系列塑像就相当有名气,理所当然地成为标志性塑像。然而,近来这组塑像遭到了羞辱,被恶意涂鸦了,眉毛、胡子、嘴唇画得红彤彤的,他们的额头上,也分别被用朱笔勾上了大大的“朱熹”、“张栻”字样。这样,塑像的模样也就狰狞之极。

     朱张何辜,要遭到如此羞辱?是有人容不得“朱张会讲”开创了不同学术派别剧烈碰撞,最后达成共识的学术交流方式呢,还是看不惯湖湘文化海纳百川的博大胸襟,允许不同思想并存,抑或是对湖湘文化的“敢为人先”的开拓创新精神心怀不满?我不愿意做恶意的揣测,我宁愿相信,这只是个别游客“手欠”。因为,依据他们的素质来推断,他们还不至于从“朱张会讲”联想到湖湘文化。照直说,他们的认知水平还没有达到这一高度,或许根本不知道朱张为何许人物。他们和所有的喜欢题写“某某某到此一游”的客没什么两样。

     这一类涂鸦者,近年来有一系列“杰作”。比如襄阳公园护城河边的“三顾茅庐”雕塑诸葛亮曾被涂得一塌糊涂;被称为“苏州的名片”的苏州火车站广场上的范仲淹雕像,被各种“书法”刻写得密密麻麻;鲁迅美术学院中心广场上的鲁迅塑像,被涂抹得丑陋不堪。他们之所以乐此不疲,只相当于顽劣的少年,在街头随地撒尿,用刀片在汽车上制造划痕。

     对待没教养的少年,我们当然要去管教,去引导,告诉他们起码的是非善恶,追究监护人的责任。那么,对待随意涂鸦者,我们也不妨耗费些耐心,一是教导他们做人的基本道理,告诉他们公共设施不得损毁。二是处罚,损毁了公共设施,该赔多少就赔多少。三是帮助他们树立敬畏之心,对推动了历史发展进程的人物,不能缺了起码的敬仰。

    

 

 

  评论这张
 
阅读(3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