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浮名博客

平生两件事:为过日子而写作,为混日子而打牌

 
 
 

日志

 
 
关于我

我的日子如针尖上的一滴水,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 本博QQ:550680311本博邮箱:xiedch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文人大多不靠谱——农民诗人匡荣归轶事之二  

2017-04-12 00:47: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谢浮名 

        

文人大多不靠谱——农民诗人匡荣归轶事之二 - 谢浮名 - 谢浮名博客

        文人大多不靠谱,似乎不是我一个人的偏见。钱钟书的小说《猫》,描绘了一帮文人,其中有个叫曹世昌的,据考证,影射的是沈从文。作者描述道:

这位温文的书生,过去的生活笼罩着神秘气氛。假使他说的是老实话,那末他什么事都干过。他在本乡落草做过土匪,后来又吃粮当兵,到上海做流氓小兄弟,也曾登台唱戏,在大饭店里充侍者,还有其他富于浪漫性的流浪经验。论理有那么多奇趣横生的回忆,他该写本自传,一股脑收进去。可是他只东鳞西爪,写了些带自传性的小说;也许因为真写起自传来,三十多岁的生命里,安插不下他形形色色的经历。也许因为自传写成之后,一了百了,不便随时对往事作新补充。

         有人说,这一段,把沈从文写活了。当然,我们不排除钱钟书文人相轻,对沈从文,太刻薄,不厚道,但是,我们至少可以从中窥见文人的不靠谱。

        敝同乡匡荣归,也很有点沈从文的习气。

 

                   一)参军不靠谱

        匡荣归逢人不忘宣称参过军,而且参加的是赫赫有名的“四野”。现在存留的各种资料也都这么说。虽然参军的时间,说法不够一致,有说1944年,有说1949年。

        那么,他究竟参过军没有呢?

        1,查无证据。匡荣归虽然力证自己曾经入伍,可是,地方档案里,没有他从军的记述,他所说的部队——“四野”39军,对他,也不存在一星半点的记述。

        2,他的乡邻,几乎众口一辞,说他虽然常常在外流浪,但隔三岔五,总会见他回到家里,休整一两天,然后才再出门,继续他的流浪生涯,应该是从来没有出过远门的,也从没看到他穿过军装。

        3,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地方政府、乡邻、文友非常关心他的饮食起居、身体健康。县政协常委、作协主席唐志平,作协副主席曾晓风、县文化馆馆长黄一骏等都曾前往看望。据邵东文友李布衣先生的叙说,2010年8月21日,他和另两个朋友去探访匡荣归,见到的匡氏:“骨瘦如柴,肩背佝偻,基本上生活不能自理。先一天,就不曾进过饮食。”李布衣先生当即将这一情况反映给了民政局。民政局非常重视,第二天,副局长王荣,分管股长刘卓军、周殊斌在一个网名“雪枫”的网友的陪同下来到匡荣归住处,多方了解匡氏情况。8月25日,民政局的陈局长拍板,决定把匡老安置在流泽敬老院。想一想,假使匡荣归属于解放前的解放军的一员,按规定,是可以享受老干部待遇的。而匡荣归只是领到五保户救济款。能去流泽敬老院,也只是因为地方民政部门恤老怜贫。


       这足可证明,匡荣归的“四野39军文化教员”的身份,只是他的不靠谱的说辞而已。


 

                  二)漫游天下不靠谱

        如果从匡荣归的作品来分析,他足迹几乎遍及全中国。比如他有一首《重到兰州》的诗歌:

              万里驱车亦快哉,

             皋兰山麓我重来。

             此行携得江南树,

             要向黄河岸边栽。


        个人以为,虽然在韵律方面还存在瑕疵,比如“岸边栽”的“边”,该用仄声字,偏用了平声,就不怎么合律,但是,这算得上他一生中最好的诗歌,没有之一。可是,我总觉得,所谓的“万里驱车”,重游兰州,只是他的幻想。他虽然做了一辈子农民,可从来就不事稼穑,也不做生意,常常依赖接济度日,以至于有时三餐都难以为继,哪来的闲钱漫游天下?即便是徒步穷游,依他的性情,也不会去乞讨,如果长期在外,非饿死不可。我揣度,他的所谓漫游,其实只是在附近村镇转悠而已。


                        )三次入狱不靠谱

        有人记述,匡荣归曾说,他因喜好讥评时政而三次入狱。据考证,他从来没有过入狱的经历。其他的且不说,只看他的诗歌,就可得知,他是彻头彻尾的“歌德派”,笔下所写,无一例外,都是洋洋颂声。按时下流行的说法,“满满的都是正能量”。大跃进时期的作品,竭尽全力歌颂大跃进,于是有了这样的作品:


             昨夜作梦脸朝东,

             梦觅红花挂在胸;

             哥在前来妹在后,

            抬粒谷王进北京。

 

而这粒“谷王”有多大多重呢?他是这么写的:

 

           观潮浪,

           田边过,

          弄脱一粒谷,

           打断一只足。

 

        临到老了,他依旧在放声歌唱,全然不顾及他自家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一个文人,“纯粹”到这一步,也就难怪乡邻把他看成疯子。据我的一个中学同学,也是匡荣归的邻居介绍,小时候,他们是把匡荣归当把戏耍的。比如1997年,全国文联等几家单位联合主办的“迎香港回归诗歌大赛”中,他获得一等奖的诗作《香港回归》:


           七一莲花应序开,

           英邦王子远洋来。

            良辰吉日交香港,

           月里霓裳奏九垓。


         常常弄这种文字的文人,会因为针砭时弊而入狱么?

         有人猜测,匡荣归所谓的三次入狱,大概是因为,在那个年代,他作为一个农民,没有公社的外出证明,但偏偏常常四处流浪,而又蓬头垢面,衣不蔽体,可能多次被当做盲流送进了收容所。细细想来,这个说法,大致不差。

      

       (  特别声明,我只是本着司马氏“不虚美,不隐恶”的精神,如实记述,决没有贬损的意思。匡氏能在特定的年代得享大名,只能算是异数。)

 

  评论这张
 
阅读(5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