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浮名博客

平生两件事:为过日子而写作,为混日子而打牌

 
 
 

日志

 
 
关于我

我的日子如针尖上的一滴水,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 本博QQ:550680311本博邮箱:xiedch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郭沫若盛称的“新民歌旗手”匡荣归轶事:鸡落在芭蕉树上   

2017-04-11 14:46: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04-11 谢浮名 

               

           一)郭沫若赞颂他是“新民歌旗手”


        敝同乡中,有一个赫赫有名的奇人,叫匡荣归,诨号匡天下。他自小就被父母遗弃,为一家孤寡老人收养,几乎没接受过正规教育,可是,一生写有“诗歌”三万多首,其中数百首发表在《人民文学》、《星星》等著名文学刊物上,数十首被收入各种权威的诗歌选集。其中有一首《我来也》曾入选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教材。抄录下来,大家不妨献上你的膝盖吧。

       问天

       天上没有玉皇

       问地

       地上没有龙王

       我就是玉皇

       我就是龙王

       喝令三山五岳开道

       我来也

       要建设天上海洋

      人间天堂。

                                                     ——我来也


                 二)鸡落在芭蕉树上

       这个匡荣归,据说自幼才思敏捷。老家流传着一个很好玩的段子,很能说明这一点。

       有一次,同乡财主李凤梧宴请诸位秀才,谈起自己名字的来历,得意洋洋地说:“在我出生的先一天晚上,家父梦见一只凤凰落在梧桐树上,故此,给我取名“凤梧”。”秀才们一片声叫好,说,难怪大老爷良田千顷,华屋连云,都是上天注定的。老太爷梦做得好啊。其时,匡云归应声道:“要是令尊大人梦见一只鸡落在芭蕉树上,大老爷就危险了。”闹得满座大笑,李财主脸红脖子粗,下不来台。

        但我对这个段子的真实性,很是怀疑。假定这故事是真实的,也应该发生在1949年前。天朝成立后,所有的财主都已被打倒,不可能有宴请秀才的事发生。而在49年以前,敝乡为宝庆东大路的一个不曾沾溉文气的穷乡僻壤,童生都没得几个,哪有什么秀才?再说,在匡荣归能够做这等应对的时候,总该10几岁了吧。而据考察,匡荣归出生于1927年,自幼失怙,从没正经地上过学;14岁时养父母病亡,他流离失所,到处漂泊;1944年(一说1949年),就加入了解放军四野战军三十九军,其时也才17岁。这样一个流浪少年,哪有资格得到大财主的宠邀参与宴会?即便乘乱混入,也没有这个机会。即便有这个机会,也该在他参军之前。这个时候,科举制度都废除了几十年,秀才的名号早已取消了。


                  三)自夸寿过百龄

        有一种流传甚广的说法,他出生于1903年。这一说法,来源于2003年2月25日,他写的《生日即兴》:

         形影相吊不自哀,

         老叟屈指期颐来。

         梅妻鹤子林和靖,

         诗园桃李任我栽。

  

        诗中自称年已“期颐”,那么,当然是1903年出生。

        但细细考察,这一说法,很不靠谱。首先,多种可靠资料,都显示他的出生年月是1927年,比如他在天朝建立后,曾三次入狱的档案可做佐证。2012年,他去世的讣告也写得清清楚楚:“农民诗人匡荣归享年85岁。”

        其次,他孑然一身,孤苦伶仃,经常须发蓬乱、衣服几个月不换洗——估计也是没得换洗。他给自己的住所取的名字,倒是雅得厉害,叫“天野草堂”,不过也名副其实。那是一间是一间年久失修的老土坯房,低矮、暗黑、潮湿,凌乱不堪,整个屋内的全部家具就是一张老木板床、一个柜子、几条板凳和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另有几十麻袋的书籍报刊横七竖八的堆放着,日子一久,就成了老鼠的乐园。一次清理房间,看到一堆被老鼠啃得稀烂的书报碎片,他无可奈何地自我解嘲:鼠辈不识字,何故乱啃书?他的晚年,基本上是依靠文朋诗友的接济、微薄的稿酬和政府发放的五保户救济款来维持生计。生活起居无人照料的他,贫病交加,日子过得非常艰难。这样的一个人,哪有寿过百龄的福分?

      有一件事,最能说明问题,那就是,他和我有过一面之缘。说起来也蛮有意思。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在老家的一所中学教书。这学校,历史上大大有名,为胡汉民于右任蒋介石戴季陶邵力子朱培德陈果夫陈立夫赵戴文王陆一等民国政界学界要人创建,在校执教者多为学界巨子。抗战时期,学校组织学生成立了名闻天下的“铁血救国团”,南征北讨,功勋卓著。它就是三民中学。天朝建立后,改名邵东二中。很不幸,前几年被裁撤。去年,我特意前往探访遗迹。往昔辉煌,早托付给了荒烟落照。

        这都是闲话。话说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一个秋天的下午,日光暖暖地,秋风也柔柔的。我靠在学校宿舍前坪的一把躺椅上眯着眼晒太阳,忽报有人来访。这人60岁左右年纪,身材高大;一蓬胡须,又脏又乱;走起路来,脸上的肉都一晃一晃地;穿一件黄色的军大衣。这衣服,给我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那就是皱巴巴,特脏,前襟后摆,一大团一大团地,说不清楚什么颜色。他自称匡荣归。我很讶异,从来没和他有过交往,居然前来探访。这次相见,谈了什么,我没了太多的印象,只记得他十指轮流敲着桌面,摇头晃脑,很是陶醉地诵读一首民歌的模样:

         高高山上(哟)一树(喔)槐(哟喂)

        手把栏杆(噻)望郎来(哟喂)

         娘问女儿啊,你望啥子(哟喂)

       (哎)我望槐花(噻)几时开(哟喂)


        我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他十根指甲,长而脏,乌黑乌黑的,像是用墨汁涂黑的子弹壳。

        那时,他60来岁模样,到2003年,岂能寿过百龄?

         因此,文人的话,往往是靠不住的,我们必须多个心眼,不能因为他自己曾说过“老叟屈指期颐来”,就误以为他当时真的有这么大年纪。好比郭沫若先生,在华国锋擒下“四人帮”时,有一首哄传天下的《水调歌头》,狠批江青:


               还有精生白骨 
            自比则天武后 
             铁帚扫而光 
             篡党夺权者 
           一枕梦黄梁 

            野心大 
           阴谋毒 
           诡计狂 
           真是罪该万死 
           迫害红太阳 


        可是,江青气焰张天之时,他写江青,则是这样一番模样:


         亲爱的江青同志,你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
         你善于活学活用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
        你奋不顾身地在文化战线上陷阵冲锋
        使中国舞台充满了工农兵的英雄形象

                                         ——1967年6月5日《献给在座的江青同志》

  

       请问,我们该相信哪一句?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7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