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浮名博客

平生两件事:为过日子而写作,为混日子而打牌

 
 
 

日志

 
 
关于我

我的日子如针尖上的一滴水,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 本博QQ:550680311本博邮箱:xiedch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又是灭门惨案!国民的优雅从容去了哪里   

2017-03-12 17:30: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谢浮名

   仅仅因为宠物狗被轧死,一个年仅21岁的年轻人,就以极其残忍的手段将小区里的一家三口灭门。这就是最近爆出的安徽芜湖市保安周少华制造的灭门惨案。(3月12日《北京青年报》)

如此暴戾,叫人恐惧得寒毛倒竖,惊起一身鸡皮疙瘩。如果说,涉及国仇家恨,不共戴天,互相斗殴而一时失手,还可以理解。可是,周少华灭门,不过是因为一条宠物狗!

我们忧心忡忡的是,这不是个案。“屠夫”马加爵案似乎已经很遥远,但福建南平“屠夫”郑民生杀人案犹在我们的记忆里,湖南浏阳花甲老人王希将亲生儿子先用扁担打得无法动弹,再用铁锤敲击气管、胸膛,令其在呻吟中辗转挣扎死亡的画面似乎才从我们眼前闪过,芜湖的灭门案又出现了。

我们这个时代,戾气之重,异乎寻常,父子相残,兄弟反目,邻里寻仇,并不鲜见,至于路人间动辄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事,更是在处多有。总之,为了一点鸡毛蒜皮,平时里唯唯诺诺的顺民,瞬间可能成为穷凶极恶的暴民;品学兼优的好学生,转眼可能成为刽子手;至于官员,不仅会以武行政,更会雇凶杀人。在这个以温良恭俭让著称于世的礼仪之邦里,是什么让世界上最平和、从容的人们变得戾气重重?

这其实很容易理解。在这个急遽转型的社会,旧的道德体系里那些足以让民众平和从容的因子遭遇剧烈分解,新的价值体系还来不及构建,戾气是很容易发酵的。正如一个大池塘,水抽干了,重新注入一池新水,会冲荡池底的污泥,把水染污。因此,当务之急,一方面,我们要下决心去维护那些塑造了平和从容的国民性格的文化经典、道德教条,一方面,则亟需与时俱进,创立属于我们的时代的价值体系,打造人和人、人和自然和谐共生的社会制度,让它们融入国民的血液,成为国民行为的指针。这就需要拾起老祖宗所倡导的一个好东西:以文化人。

自古以来,人们极为重视以文化人,甚至视之为国家生死存亡的生命线。宋代苏轼在上书反对王安石变法时,有一句名言“国家之所以存亡者,在道德之深浅,不在乎强与弱;历数之所以长短者,在风俗之厚薄,不在乎富与贫”。也正因为如此,在古代官员的认知里,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才是熙宁世界,人乐太平无事日,莺花无限日高眠,才是治理的最高境界。考察一个官员,一届政府的政绩,不能光看他增长了多少GDP,更要看人们是否安居乐业,国民是否气度从容。这就需要我们把更多的时间、精力放在陶铸国民性格,灌注文明素养,培养优雅气质,远离暴戾恣睢。一句话,就是以文化人,让人们摆脱野蛮,成为真正的现代人。

创造高度的物质文明诚然重要,但假使整个社会戾气冲天,精神文明严重缺失,那么,再丰富、再现代的物质文明,都只是掺入了毒药的山珍海味,养不了人尚在其次,更严重的是它会让人们中毒死亡。

该到了把国民的道德品质、从容气度的建设列入评价官员政绩的指标的时候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8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