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浮名博客

平生两件事:为过日子而写作,为混日子而打牌

 
 
 

日志

 
 
关于我

我的日子如针尖上的一滴水,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 本博QQ:550680311本博邮箱:xiedch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狗日的中国诗人,这匹诗歌的种马  

2010-02-12 12:04: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狗日的中国诗人,这匹诗歌的种马

文/谢浮名

    这是一个不适宜诗人生存的时代,美轮美奂的诗歌殿堂已经颓圮,诗人们再也不能如他们的前辈,顶着耀眼的光环,供人们讴歌和膜拜。生前名无法获致,身后名的赢得,那该是下一个时代甚至更久远的、目前还无法估计的时代的事。因此,诗歌也就创造不了财富。想象一下吧,当太白、少陵将呕心沥血之作呈现在现代的编辑的眼前,哪怕彩声如雷,“鈿头银箅击节碎”,给付的稿酬,不过区区数十元,还不如一个农民工半天的薪水。一方面是“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的艰难,一方面,则是收获的铜钱还不够打一个车,更谈不上和朋友下馆子的时候,能很潇洒地对服务员一挥响指,中气十足地招呼:埋单。诗人因此落寞,诗歌因此胎死诗人腹中。

    这难道仅仅是诗人的不幸?

    然而,这个世界居然还奇迹般地存活着雪马。

    很早以前就知道诗人雪马。我的想象里,他应该清瘦潦倒,衣着褴褛,模样怪怪的。可是,一次不期而遇的聚会,主持人介绍他种种身份,他执著地分辩:我更在乎我的诗人身份。这时候,我大吃一惊,这个略显肥胖,看起来活得比较滋润的年轻人,就是雪马。莫非诗歌里就有丰富的养料,不假外求,可以叫人丰腴?

    我于是留意起雪马的诗歌来。我期待触摸他的脉搏,探求他的生存之道。

    这是一个“狗日的中国的诗人”,“像鸟一样东游西荡/说着淫荡的话/干着惬意的活/对过街美女使劲瞟望”。这个因诗歌而疯狂的诗人,大胆地践踏着诗歌的既有的法则和韵律,连带它的神圣和庄严,“他时刻狂妄着想/爬到诗歌的王座上/坐它一小会儿/临走时再撒它一泡尿/让它温暖一下诗歌/熏陶一下下一位/爬上来的诗人”(《光头雪马》)。正因为如此,任何题材,任何鄙陋的话语,雪马都信手拈来,装饰着他的诗歌草堂而不是皇宫一样华丽的殿堂。于是,和母马恋爱的情节闯进了他的梦乡,和姑娘拥抱着睡觉的愿望也就可以毫不羞涩地喊出来,至于“狗日的”、“做爱”、“女人的白臀”、“下半身坚硬”等等鄙陋的言辞,都是他的诗歌的组织材料。这样,诗歌不再局限于狭小的一隅,展现的社会前所未有地开阔起来,表现力丰厚、华赡得令人咋舌。

诗人的价值,不仅仅在于破坏,更在创造,建立。

这是植根于古老的国度里的凝聚着爱和执著的灵魂,对待所爱,雪马热情地拥抱,要“把世界抱在外面/把身体抱成村庄/直到抱成一堆白骨”(《我想抱着女人睡觉》)。

浓烈的爱国情结驱使他对故土的背叛者,企图给故国拆台的人们严正警告:“你会拆出愤怒/你会拆出鲜血”(《我的祖国》)。

爱,必须有所依托。雪马的爱,来源于他对充斥着“吃着黑长大,裹着黑死去”的生物的现实的惊恐不安,似乎只有奔跑,才可以暂从惊恐中解脱。于是他奋力奔跑:

 

我从一座城市奔跑到另一座城市

我从城市的这头奔跑到城市的那头

我奔跑在城市的街头

我在街头的人群里奔跑

我从男人奔跑向女人

我从女人奔跑向女人

我在她们的身体上奔跑

我在快里奔跑

我在慢里奔跑

我在累里奔跑

我丧失了奔跑

我还要假装在

奔跑

——《奔跑》

 

这种恐慌有时也就转化成诅咒:

 

我的牙齿

老想咬破些什么

咬去了光明的皮

咬掉了黑暗的肉

世界在我的嘴里

只剩下一副空骨架

我的上牙还在敲着

我的下牙

敲到骨头都空了

敲得牙齿也碎了

——《牙齿总想咬点什么》

 

然而,无论消极的奔跑还是恶狠狠的诅咒,哪怕奔跑到丧失了奔跑,哪怕“敲到骨头都空了/敲得牙齿也碎了”,现实依旧,江山依旧,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藏在心灵深处的最隐蔽的情结——母亲情结、故园情结如接受了使命般适时凸显了。雪马禁不止呼喊:

 

我可以再到

你的胎盘上

酣睡一下吗

妈妈,我知道

你已经老了

也会很痛的

可我活着好累

还不想窒息呢

——《我可以再进去吗》

 

寻找生的来源,与死后寂寞的情绪,很有点哲学家的味道了。人的生命脆弱得如同芦苇,风狂雨骤,寒热燥湿,莫不构成生存威胁,然而,人之区分于一切生物,成为万物之灵长,在于会思考。诗人和哲学家,大概就是连体同胞吧。

于是我感叹,寂寞的诗坛奔跑着一匹雪马,实在是一个异数。 

  评论这张
 
阅读(77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