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浮名博客

平生两件事:为过日子而写作,为混日子而打牌

 
 
 

日志

 
 
关于我

我的日子如针尖上的一滴水,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 本博QQ:550680311本博邮箱:xiedchu@163.com

八阁湾的萨克斯  

2008-09-30 13:33:41|  分类: 扯淡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阁湾的萨克斯

             文/谢浮名

是初夏时分,长沙的一年里最好的辰光。

暮色起来时,我们一行四人,驱车前往八阁湾吃河鲨。

八阁湾是一个以河鲨为招牌的小店,位于岳麓山下,四围山色葱茏,油油的绿意从山上泻下来,把人影映衬得鲜活。我们赶到时,一弯蛾眉月挂在碧蓝的天上,馆前人头攒动,打不开拢进。我们在靠近湘江边找了个座头,要了5斤河鲨,几个小菜,一打啤酒,浅斟慢酌起来。一侧的湘江水轻拍着我们脚下的岸壁,水花溅开来,成了一团团青葱的烟雾,慢慢地扩散到我们的头顶。这样,浪花在脚下,人在轻烟下,轻烟在山色下,山色在月光下,层次极分明。四边的座头,多是两个人占着一个,很绅士的男人和很淑女的女孩,说笑声都低低的,似乎怕惊扰了浪花和松涛的和鸣。

喝着聊着,不觉月已中天,白云如絮,在碧蓝的天空舒卷。食客多已散去。这时,一个萨克斯乐手,且吹且上了台阶,身前放着一个乐单。旭哥对他潇洒地一挥响指:来一曲《回家》。乐手从容地踱到我们面前,吹奏起来,萨克斯飘散开来,缓慢而低沉,似倾诉,似耳语,应和着沉沉松涛,浸润了我们的心田。是呀,在这苍茫的夜色下,我们,无论是否长沙人,都是宇宙的过客,来了,又去了,岳麓山下的停留,无论一个月、一年、十年抑或二十年,相对于浩渺的宇宙,都可以忽略不计。我们都想回家,而且我们都必须回家。可是,我们的家在哪里呢?

神思恍惚间,一曲终了,徐总道:《梁祝》。乐手稍作沉吟,似在蓄势,然后幽幽地吹起来,这极熟悉的旋律,今晚格外缠绵,忧伤得我们耳朵根子发软。旭哥说:今晚我们开专场了,乐手单为我们演奏,月光山色,也很凑趣,似是专为我们陈设的,比在剧院韵味。我说,这山、这月、这水,配上这忧伤的乐调,要赚我们的眼泪呢。来一曲恐怖的吧,《人鬼情未了》。辞哥道,原来浮名人不恋,恋鬼了!

我没看过电影《人鬼情未了》,也没听过它的主题曲,只是曾听朋友提及它剧情的恐怖、主题曲的那种介于阴阳界的诡异。我点它,只是想换一种味道。乐声从萨克斯管里飘出来,调门并不高,可是,恍惚间我们进入了一个独特的幻境——阴阳界。我似乎看到了男女主人公那种入骨相思,那种苦苦爱恋,那种和命运抗争的灵魂的挣扎。忽而春风起了,眼前是漫无边际的金灿灿的油菜花;忽而思绪滑进了幽深暗黑的隧道,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忽而,我似乎置身于一座深井里,拉着井绳向上攀爬,而一只老鼠正在咬啮绳索。我惊吓得叫出声来。四顾间,辞哥在情不自禁地手舞足蹈;旭哥则以修长的手指,应和着节拍,敲着桌面;而徐总双眼微闭,一如老僧入定,神游物外。

其时,月光已经隐去,星星便格外地灿烂,如水洗过的青天也格外地高远。八阁湾里,只剩下我们几个,听萨克斯,听松涛、听水花溅开,听虫声唧唧。

 

        改于山水人家,08年9月30日

  评论这张
 
阅读(459)|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