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浮名博客

平生两件事:为过日子而写作,为混日子而打牌

 
 
 

日志

 
 
关于我

我的日子如针尖上的一滴水,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 本博QQ:550680311本博邮箱:xiedch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真空”的时评家们  

2008-06-19 22:58: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评研讨会纪事

                文/谢浮名

    从前年开始,红辣椒评论每年都组织一次时评研讨会,至今已是第三届。所谓研讨,其实也是给全国各地的时评人找个聚谈的机会。虽然通过网络和文章,大家互相之间,已经相当熟悉,但是,大多并未谋面,有了这样一次机会,自然不肯轻易放过。于是,6月14日,来自全国各地的50多个时评人都聚集到了长沙,开始了三天的海策神聊。

    南昌的黄海涛先生最先给我电话,说是晚上到。8点多,田德政先生和耿红仁先生给我信息:黄海涛到了他们办公室。我于是过去,聊了会,已是9点。田先生说,黄先生还没吃晚饭呢。我们正忙,你闲着,陪他吃点吧。这个时候,饭店基本打烊,宵夜还没开始,无奈,只请黄先生吃了一碗粉。

    第一天的会议,在蓉园宾馆5号楼举行。这个宾馆,是湖南省委的产业,处于省委大院内,环境极幽雅。我因为有事,直到上午11点,才赶到会场,其时,给优秀时评人颁奖的仪式早已结束,鄢烈山先生的主题发言也已经完毕,上午的议程已到了尾声。我进入会场环顾,匆忙间没发现自己的座位,经田德政先生招呼,在一个空位上坐了下来,身边的一个中年人,是西安的张三民先生;一个青年人,是重庆《商界》杂志的姚於先生。这个时候到,很有点蹭饭的嫌疑了。

    张三民先生告诉我,他办了个杂文类的刊物,选了我的一个言论。这个年代,凭个人之力办刊物,实在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而张先生居然一力承担了下来,叫人敬佩。因此,他托付我今后给他稿子,但没稿费,我也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尤其叫人敬佩的是张先生不避地方势力,对西安当地的不合理现象敢于发文大胆抨击。

时评界有一条潜规则,尽量避免抨击当地的丑陋现象,尤其是政界的丑陋现象。这自然是因为不得已。我自己,就有过这方面的教训。慕毅飞先生笑称为“自我保护、异地监督”——西安的写上海,长沙的写广州,北京的写重庆。

    姚於先生的文章,我平时也留意过,见解相当独到。本以为他是个老夫子,想不到他会这么年轻。

中饭在蓉园宾馆8号楼。酒菜颇为丰盛。

    饭后,在蓉园宾馆7号楼看罗真如、高福生、陆志坚玩牌。罗、陆两先生是老相识,高先生则是初会,是个很严谨的人,连玩牌都一脸严肃。

    下午,会议继续,是自由讨论。曹林、孟波、杨耕身、慕毅飞、陈杰人等人,一一发表高见,慕毅飞先生和陈杰人先生最有意思。其中,慕先生对三十年前的尽人皆知的一个名言:“大河涨水小河满”的抨击,刀刀见血,尽显锋芒。陈先生颇为健谈,也很幽默,说话时眯缝眼睛撇嘴的神情,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我因为有事,三点半就离开了会场,没能聆听众大侠的高见,也没有站出来表述自己的几个关于时评写作的疑问,甚憾。

     第二天,赴浏阳参观秋收起义纪念馆、胡耀邦故居,到大围山漂流。

在车上,听到了一些关于秋收起义的很新鲜的见解。才过去80年时间的事,民间已经有很多版本流传,孰是孰非,谁能说服谁呢?想一想,司马迁距离屈原的年代,已经数百年,而关于屈原,历史记载甚少。这就难怪有人质疑司马迁笔下的屈原的真实性,而以为是司马迁的凭空捏造了。

在秋收起义纪念馆,留影甚多。

    胡耀邦故居,坐落在一个很偏僻的山乡,倒是山清水秀。这是一栋很典型的南方古建筑,外观呈锁字形,房子低矮,不是高大敞亮、威风气派的那一种,显示着那个年代里主人的身份。据说,解放后,胡家的阶级成分,被划为下中农。

    故居堂屋,和南方的习俗一样,后襟墙正中,是神龛,两旁的对联是:“屋矮能容月,楼高不染尘。”故居的解说员介绍,有一个高人,看到这幅对联后,对上下联的首字做了改动:“身矮能容月,位高不染尘。”大家都轰然叫好,以为是对胡耀邦的传神写照。

    中午就在胡耀邦故居旁的一个小饭店用餐。

    这个小饭店的掌柜,是胡耀邦的侄儿。1982年,地方政府为了拍身居高位的胡耀邦的马屁,把他的这个农民侄儿招到了岳阳的一家国有大型石化企业当工人。那个年代,扔掉锄头把,端起铁饭碗吃国家饭,是所有农民最奢侈的梦想。胡耀邦知道这回事后,亲自把自己的这个才做了几天的幸福的工人阶级的“真空”的时评家们 - 谢浮名 - 谢浮名博客侄儿送回了农村。从此以后,这个侄儿一直务农,如今则开了这家小饭店。

    虽然丰盛程度远远比不上蓉园宾馆,烹饪也不精致,餐具也非常简陋,但大家吃得极畅快,有人说,不知是哪位先生感慨:这是这次来湖南吃得最满意的一顿饭。赢来了大多数时评人的附和。

又两个小时,到了大围山峡谷。这里山色葱笼,水流湍急,确实是漂流胜地。50几个人,每两人乘坐一条皮筏,在湍急的流水中,打了两个小时水仗,甚是畅快。我和上海的陈才坐一条皮筏。这是个很敏锐,也很有才气的年轻人,时评写作才两年时间,已崭露头角。有一件事很尴尬,事先大家都不知道水流落差大,浪花高溅,没有预备换用的里裤。水仗打完,人人都如落汤鸡,里裤都透湿。上得车来,外衣裤是换了,而里裤没得换,只好个个真空。这也算是爆炸性新闻。如果有记者把这个捅出去,说是来自全国的50几个男女评论家,不穿内裤混在一起,肯定会在网络捅出个马蜂窝。

   第三天,大家陆续散去。下午5点多,接到李辞电话,说是宴请几个尚未离开长沙的时评人,催我赶快到场。我赶过去,在座的有李辞、肖应林、万小娟、田德政、耿红仁、陈才,还有于立生,带了个女朋友。这个家伙,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个好妹妹!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