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浮名博客

平生两件事:为过日子而写作,为混日子而打牌

 
 
 

日志

 
 
关于我

我的日子如针尖上的一滴水,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 本博QQ:550680311本博邮箱:xiedchu@163.com

“逃跑论”为百家争鸣局面的重建提供了鲜活的思辨空间   

2008-05-29 13:37: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谢浮名

近日,四川的中学教师范美忠在经历过地震后“表白” :“在这种生死抉择的瞬间,只有为了我的女儿我才可能考虑牺牲自我,其他的人,哪怕是我的母亲,我也不会管的。”“这或许是我的自我开脱,但我没有丝毫的道德负疚感,我还告诉学生,‘我也决不会是勇斗持刀歹徒的人!’”这些话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在论坛上炸开了锅。(5月25 日 《新快报》)

综述网上的意见,大致有:一,地震了老师先跑了是一种本能,是未经受过必要训练的普通人大多数的临机反应模式,无可厚非。二,你自己的生命也很重要!你有救助别人的义务,但你没有冒着极大生命危险救助的义务,如果别人这么做了,是他的自愿选择,无所谓高尚!如果你没有这么做,也是你的自由,你没有错!先人后己和牺牲是一种选择,但不是美德!从利害权衡来看,跑出去一个是一个!三,范先生失职了,不适合当老师。《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四章第四十条规定:“学校、幼儿园、托儿所和公共场所发生突发事件时,应当优先救护未成年人。”四,范美忠逃跑之后,他原本可以保持沉默,但他没有,说明他能直面内心,难能可贵。五,逃跑后还要“洋洋自得”地自我表白,实在不明智。

我们先不必预设答案,判断谁是谁非不仅困难,也不必要。光看论辩的鲜活程度,就能极大地激活人们的参与热情。在这里,每一种表达,都慷慨激昂;每一种观点,都有站得住脚的理由;每一个角度,都得到了深度解读。这种百家争鸣的局面,有助于各种思想的互相碰撞和交融,从而形成各阶层人物认知的最大公约数,因此也就有助于新时代的道德大厦的重建,这才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需要的。

大家对改革开放之初的大辩论局面应该记忆犹新。当时,不仅有高层发起的真理标准的大讨论,也有来自民间然后风靡媒体的“人的一切努力,主观上为自己,客观上为他人”这一话题的大辩论。这样的辩论,如怒潮翻涌,涤荡着每一个人的心胸,开阔了人们的视野,成为思想大解放的先声,对开创理论、道德、社会新局面的意义不言自明,无须赘述。

当然,范美忠的“逃跑论”,形成的规模和影响还远远达不到那个程度,但是,我们不妨把它看做我们这个社会自由言论的一次预演和言论开放程度的标尺。

 

新闻链接:http://news.163.com/08/0525/03/4COR929L00011229.html

 

 

附:范美忠言论:“我是一个追求自由和公正的人,却不是先人后己勇于牺牲自我的人!在这种生死抉择的瞬间,只有为了我的女儿我才可能考虑牺牲自我,其他的人,哪怕是我的母亲,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会管的。因为成年人我抱不动,间不容发之际逃出一个是一个,如果过于危险,我跟你们一起死亡没有意义;如果没有危险,我不管你们你们也没有危险,何况你们是十七八岁的人了!”

朋友对他的评价:他到中学教书是个错误

我至今仍然认为范美忠到中学里教书是一个错误的选择,他是个教育“疯子”,特别想在自己的教学过程中实践自己对真正的教育的研究。但中国的教育现状对他这样的充满了理想主义的人,大门紧闭着。可以说,作为中学教师,他至今的尝试是失败的。

学生对他的评价:他比所有老师都看得远

他(范美忠)大谈鲁迅、穆旦、陀斯妥耶夫斯基,告诉我们卡夫卡、艾略特、王国维。他觉得我们是那么的糟糕,却又坚持不懈地灌输给我们那些值得和需要了解的名字,仅仅是为了我们上大学后不会像他当年一样“像个白痴”。从这一点说,他比其他任何一位老师都看得远、为我们考虑得远,因为他没有任何功利的追求。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