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浮名博客

平生两件事:为过日子而写作,为混日子而打牌

 
 
 

日志

 
 
关于我

我的日子如针尖上的一滴水,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 本博QQ:550680311本博邮箱:xiedchu@163.com

我为自己的作家证“成吉思汗”  

2008-04-10 15:28: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为自己的作家证“成吉思汗”

   谢浮名无聊随笔

  因为资质愚钝的缘故,即使钻进文心里也雕不出龙来,近年,也就远离了文学,如老农莳弄自家园子里的菜地一般,专心莳弄时评杂文,骗点稿费,做抽烟喝酒打麻将交损友益友之资。不存想,几年下来,居然打出了数十万字,蒙全国各地的媒体不弃,大多换成了米米。于是,也招来了不虞之誉,有些媒体,免费送了我几顶灿晃晃的帽子,诸如什么“评论家”,“杂文家”之类。今天,无意间浏览《品周报》,发现一则关于我在湖南读书会上的讲话的报道,郑而重之地介绍:“谢浮名,文艺批评家。”噫吁嚱,奇乎怪哉!“家”之易得,易于当大官!——据传,当年有人问李鸿章:世上何事最易?李答道:当大官。

  这叫我惶恐无地。

  网络语言里,给了“惶恐惭愧”一个极具创造性的名称:“汗”。因惭愧而流汗,足见内心之不安。有一张网络图片,列出了惭愧的等级:“汗”,“暴汗”,“瀑布汗”,“成吉思汗”。每一见到,我都忍俊不禁,一边又从心底里赞佩网民伟大的语言创造力。传统语言里,“汗如雨下”已是极致的夸张了,谁又能设想“汗如瀑布”的模样呢?至于由“瀑布汗”而跃进到“成吉思汗”,这样的黏连,是何等天才的创造!纵横欧亚大陆,横扫天下的成吉思汗,当然是男人的最高等级,将男人的最高等级嫁接到惭愧的最高等级上去,真是奇思妙想,趣味无穷,偏偏又贴切之至,这才是妙手偶得的好文章。

  我的惭愧程度,就属于“成吉思汗”等级的。我实在不是什么鸟“文艺批评家”!

  从前,对我国古代的文学批评,不是没涉猎过,上世纪80年代中期,参加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我选的专业就是中国古代文学批评史。然而仅仅是临时抱佛脚式的浏览,丝毫没有拜佛的虔诚。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自然就不敢搞什么文艺批评。除了在这次湖南读书会上做了一个关于金庸小说的演讲,要说和文艺批评挂得上钩的,只是曾被朋友强行威逼,给他的一部长篇写过一个书评,发在《中国新书目》杂志上。这哪里谈得上文艺批评家了?

  时下流行各类“证”。人活一辈子,必须办的以及人家强行送过来的证书,究竟有多少,怕是谁也说不上一个准数。出生证、身份证、工作证、结婚证、死亡证……是不得不办的证;处女证、帅哥证、光棍证、顶级虐待狂证、超级郁闷证......是调侃恶搞的证。其他的如各种职业资格证、能力等级证,是毫无道理而又为生存所必需的证。但无论如何搞笑,都有白纸黑字、照片钢印红封皮为凭信。而媒体所称的“杂文家”、“评论家”之类,都是空口无凭,没颁发过什么“证”的。我曾经想,假使我回到老家,想夸耀乡里,说自己是什么“家”,恐怕得把给我封号的那些报纸、杂志、电视视屏下载件装进随身携带的大挎包里,好随时翻检出来给乡党们视听。这是何等滑稽的事情!

  还好,虽然什么杂文家、评论家的头衔口说无凭,但作家的身份还是能够落实——我曾经糊里糊涂地被作协招安了。

  然而,仔细思量,作家证又能代表什么呢?屈原李白曹霑鲁迅,并没有作家证,不妨碍他们光耀千秋。现在手握作家证的人,如过江之鲫,街头随便落下一片树叶,都有可能飘到一个作家的头上,估计绝大多数的所谓作家,其文学生命还不如他本身的寿命长久。而我,更是等而下之,只好比掉进大海里的一粒尘埃,泛不起泡沫,甚至连声音也没有,影子也没有。即使期待人家兴致好时,砸一块砖头,吐一口唾沫,都只能是奢望。

  我能不为自己的作家证“成吉思汗”么?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