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浮名博客

平生两件事:为过日子而写作,为混日子而打牌

 
 
 

日志

 
 
关于我

我的日子如针尖上的一滴水,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 本博QQ:550680311本博邮箱:xiedch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时评是知识分子的入世宣言  

2008-02-22 16:41: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评是知识分子的入世宣言

2008-2-3 0:08:25  红网  

  近日,笔者读到谢浮名先生的《为时评一哭》和王小杨先生的《能否不做“时评伪君子”》,感到有几句话如鲠在喉,不得不发。现聊记于此,权当狗尾续貂。

  

  首先,我很同意谢先生的说法,许多时评成了急就章,缺乏深度,没有长久的生命力。但如果因此就把时评作者全盘打倒,认为都是他们的错,则是笔者所不敢苟同的。不可否认,当前的时评有功利化、粗燥化的趋向,但这恐怕也是媒体的运作规律所造成的。

  

  很多新闻在早上八九点才出现,而大多媒体到下午两三点就截稿了;他们喜欢采用篇幅短小、题目劲爆、话题时新的稿件……这些都深刻地影响了时评作者的创作。有些编辑还特别喜欢改别人的文章,再起个带噱头的标题,真是让人倒尽了胃口。至于有些时评作者一天要写好几篇评论,那质量就更难有保障了。说句不好听的,有些时评通篇看下来也就两样东西:肯定或否定的态度、愤怒或高兴的表情。更有甚者,恨不得把话题、态度及建议三合一,浓缩成一句话,作为文章标题。这类时评,看标题而知全文,连打开浏览的价值都没有。

  

  说到媒体,我便不得不提有些记者和编辑的素质。就拿我比较熟悉的法制报道来说吧,其中便有不少严重背离了法学常识。作者喜欢“依常理判断”,并在叙述语言上有误导读者的嫌疑。结果,一些明明合法的事情经媒体一报道就成了坏事,而一些严重违反刑事诉讼法、行政许可法的事情却成了“赞歌”。我国的立法机关和司法机关懒得解释这些问题,而法学家或律师又不屑做这种初级工作。这就导致了许多不懂法的网友和时评作者听风便是雨,跟在错误的新闻报道后面瞎起哄,让人看了觉得哭笑不得。

  

  我也曾就此问题向几位做法制报道的记者朋友交流过,他们却告诉我他们也有自己的“苦衷”:一来老本行就不是法学,二来稿子交到编辑那儿之后,自己就没有处分权了。最后的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实在不是他们所能左右的。有些报道更加糟糕,在关键细节上自相矛盾,可能隔不几天又会推出一篇跟此前引导倾向完全相反的“后续报道”。可又有几个时评作者会留意这些东西呢?

  

  不过,这些和整个舆论大环境比起来,还不是最重要。中国的新闻报道和时事评论有着怎样的潜规则,许多朋友只要经常跟媒体打交道,就会略知一二了。可能今天一个通知下来,明天一个电话过来,许多事便要撤版面、“降降温”了。隔不几天,上面一个文件下来,媒体又要引导什么舆论、弘扬什么正气。总之,新闻出版自由的不彻底导致了新闻报道的不深入,而建立在如此基础上的时评,当然只有等而下之、“一损俱损”了。谢先生在文中提到了龙应台,那我就顺势问谢先生一句:你可知道龙应台所经历过的新闻出版制度和大陆有着怎样的不同吗?

  

  小时候,我常以生不逢时、做不了英雄为恨事,但长大之后,我切身地体会到: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却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今人所要做的事情比民国时期还要多,难度也更大,我们所需要的仅仅是一份“敢为天下先”的责任心、一点“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气。

  

  有人曾以入世与否为标准,把文化人分为两种:入世的是知识分子,出世的学者。当然,你也可以将它们分别叫作“批判型知识分子”和“研究型知识分子”。但不管怎么说,经世致用、服务社会是知识分子应该承担起来的一份责任,或直接或间接。对此,李敖说得更加坚决:“任何第一流的知识分子,形式上必须是反对型、批评型、异议型的。在寻求真理、维护真理的过程中,从反对、批评着眼,太重要了。”可以说,在这一点上,时评作者有着比其他知识分子更多的机会,理应做得更好。所谓“时评伪君子”,不过是个人选择的问题。

  

  事实上,在一流的知识分子看来,人生本没有明确的出世、入世之分,也没有学术研究与关心社会的隔膜。套用陈独秀先生的一句话来说,那就是“出了研究室就关心社会,关心社会后就入研究室”,时评只不过是他们入世前的一段宣言罢了。这就跟串门打招呼一样,道一声“我来也”,做完该做或想做的事之后又悄然离去。同样以我所熟悉的法学界来说,中国高校里便有很多喜欢写评论的法学教师:贺卫方、何兵、陈瑞华、萧瀚、王琳、高一飞、杨支柱、萧锐……评论作者中也不乏研究法律的人才,如秋风、林达。目前一些时评写得乏善可陈、枯燥无味,很大程度上跟作者长期只入世不出世、主要观点不专业有关。“修身莫若养性,至乐无如读书”,时评作者想让时评不至于速朽,变得有杂文味道,恐怕还得及时补充各种学科的知识。

  

  “时评、时评”,时评本来就讲究一个时效性,想脱离速朽的新闻本身,变得不朽起来,难度可着实不小。但它的优点却也在此体现,那就是反应快速、针对性强、可以直接影响事情本身。许多时评联合起来,也能形成一投巨大的力量推动制度的改革、社会的进步。比如说收容遣送制度便是在时评的狂轰滥炸下被废除掉的。因此,我也想劝谢、王两位先生不必过于悲观。只要常存一颗关注社会的爱心、一点坚持学习的激情以及一份不惧权势的勇气,时评作者也可以写出精彩的文章、做出不朽的事业来。

[稿源:红网]

[作者:陈赐贵]

[编辑:耿红仁]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