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浮名博客

平生两件事:为过日子而写作,为混日子而打牌

 
 
 

日志

 
 
关于我

我的日子如针尖上的一滴水,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 本博QQ:550680311本博邮箱:xiedchu@163.com

   让灾难的归灾难,快乐的归快乐  

2008-02-12 12:12: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让灾难的归灾难,快乐的归快乐

                  文/谢浮名

  广东上开封村是京珠北高速沿线受灾最早、现在还有厚厚冰雪的几个村落之一,许多游客开车携着老婆孩子或女友来此玩冰雪。村民说,他们觉得很不习惯这样被人关注,冷冷地看着游客们在还结着冰柱的房屋前喜笑颜开。 (2月12日《南方都市报》

  对灾民来说,五十年不遇的冰雪是严重的自然灾害,停水,停电,基本的生活不能保障;对游客而言,五十年不遇的冰雪则是难得的自然美景,因而赞叹不已,流连忘返。上封村的一部分村民对游客有想法,不习惯,很多浏览这一新闻的网民也以为游客是丧了天良,把自己的欢乐建筑在灾民的痛苦之上。由此而来的抱怨,可以理解。但是,我们是否可以换一种心态看问题呢?

  不错,在人家生活遇到了极大困难的时候,如果幸灾乐祸,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是极端自私自利的,但是,无可抗拒的冰雪,本身并没有罪恶,是好是是坏,只在它给承受者带来了什么。对灾民,它是灾难,“为瑞不宜多”;对游客,“千峰笋石千株玉,万树松萝万朵云”, 不妨是美景。灾难和美景,是同一事物的两个方面,诅咒灾难,是应有之义;欣赏美景,也不值得指责。

  一家一地,遇上了灾难,确实不幸,其他人应该施以援手,“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是一种应有的社会道义,可是,如果一家一地遭遇了灾难,就要求全国所有的人都一起痛苦,未免霸道了些。

  这种霸道,在封建时代,倒是屡见不鲜。那时,皇帝死了,叫做国丧。国丧期间,规定全国人民不得听歌看戏,不得婚嫁喜庆,都必须悲痛——不管这悲痛的真假,否则就是大不敬,轻则关进监牢,重则充军杀头。清朝戏剧作家洪升,在康熙二十八年,因国丧期间聚演《长生殿》,被朝廷以"大不敬"之罪逮捕入狱,革去了国子监生籍。而赵执信则因观看《长升殿》,被削职归里。我们都痛恨封建帝王的淫威,对洪升、赵执信的无妄之灾充满了同情,为什么一落实到现实生活,我们就本能地要求所有的人和灾民人民一道悲痛,而不允许他们欢笑呢?

  和谐社会的建立,不是要求每一个人都对同一事物有相同看法,而在于互相理解,你同情我的灾难,我理解你的快乐,善待每一个人,尊重每一个人的感受。

 

  评论这张
 
阅读(2094)| 评论(31)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