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浮名博客

平生两件事:为过日子而写作,为混日子而打牌

 
 
 

日志

 
 
关于我

我的日子如针尖上的一滴水,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 本博QQ:550680311本博邮箱:xiedchu@163.com

   我为时评一哭  

2008-01-28 23:26: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评祭

   谢浮名

  早就想写一点文字,来祭奠时下的表面风光无限的时评。

  时评的兴盛,是还不到10年的事,然而,时评的卑贱,早就全部暴露在大家眼前。

  大凡成熟的东西,需要时间沉淀,生长发育的周期太短,味道会很涩很糙。早稻米没晚稻米那么又糯又香,价钱也低贱得多,只因为生长周期短暂——才三个月。说到国内的稻米,我以为东北的为最佳,经过一百多天在暖阳下的成长,时间、阳光、雨露让它的颗粒饱满起来,香而糯的特质也逐渐具备,在锅里煮着,老远就闻得到浓浓的米饭香。人的思想也一样,看到什么,有所触动,这是思想的苗头,而不会是成熟的思想。经过三五半个月甚至半年一年的在头脑里来回思索,牛反刍般不厌其烦地咀嚼,逐渐成型、清晰,最后灌注于笔端的,自然戛戛独造了。

  如今的时评,偏偏都是急就章。某一个新闻事件一报道,时评应声虫一般地响应,比空旷的山谷间的回声还快。这样的时评,期待有什么深度,只能是奢望。其生命力之短暂,大概只有昙花,才可以相提并论。

  世界上,各种专门家都有文集行世,小说家的小说,诗人的诗作,学问家的论著,科学家的科研成果,都可以成为煌煌巨著,矗立于书架,供读书人摩挲、把玩、品味。只有时评家,从不见有什么文集问世,这是速朽的证据。

  有人或许会以鄢烈山、龙应台来反驳我。是的,他们不仅有文集问世,而且风行天下,洛阳纸贵。可是,他们是绝不屑以时评家自居的,他们的对时事的思考,化而为文字,几乎都经过了艰难而痛苦的头脑反刍,而不是新闻事件的简单回应。他们的文章,我们也绝不会当作时评看待。

  我们究竟需要的是毫无收藏价值的速朽的时评,还是能藏之名山,传诸不朽的凝结着思想智慧的杂文呢?

  早几天,长沙的几个薄有微名的时评人聚在一起吃饭,谈到时评的写作,田君大发感叹:现在,即使是国家级的大报发上100个时评,也会心如止水,最多是内心里拨拉下能收入几个铜钱;但假如写了一个杂文,即使在不起眼的小媒体发表,也会产生一种成就感。田君的话,更印证了时评的无足轻重。

  呜呼,所谓的时评家!呜呼,连时评人自己也看不起的时评,我祈祷你立即死亡、速朽。

  是为祭。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