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浮名博客

平生两件事:为过日子而写作,为混日子而打牌

 
 
 

日志

 
 
关于我

我的日子如针尖上的一滴水,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 本博QQ:550680311本博邮箱:xiedchu@163.com

  蓝墨水的上游  

2007-08-18 16:14: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蓝墨水的上游

                  文/谢浮名

  一个稍微懂点诗词歌赋的中国人,尤其是湖南人,如果不去汨罗,凭吊一番屈原沉江处,这个“蓝墨水的上游,文化人的圣地”,香草美人装饰的殿堂,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不能不是一种无端的傲慢无礼。

 

  怀着一种朝圣的情感,8月17日,我上了去汨罗的旅途,我的目的,是去接受洗礼,让滔滔汨罗江水洗涤我一身征尘,涤荡我心灵的污垢。

 

  车行一个半小时,我们来到了汨罗渡。遥看对岸,我似乎感受到一个伟大的灵魂正和我对视。“苟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的低沉而坚毅的呼喊回荡在蒙蒙江面。

 

  江是碧蓝碧蓝的,微微漾着轻波,能清楚地映照出人的倒影,岸上的山、树也在水面上轻轻地摇晃,如同摇篮里熟睡的婴儿。江心的沙洲上,白鹭翔集。一切人的喧嚣和轰响,都被这一方圣地推得远远的。这里,只容得下那个所有时空里仅有的孤独而清醒的灵魂,和山对话,和水絮语。

 

  我们都小心翼翼地,生怕发出声响,慢慢地接近那一方圣地,去谛听那个伟大而寂寞的灵魂。

 

  这是玉笥山下,汨罗江畔的一个洄水港湾,静静地站立着的就是独醒亭。它原本是一个草厅,没有飞檐画栋,蟠龙绕凤,简陋得可以。然而,它居然是中国十大名亭之一!原来,任何人与事,内涵才是名声的支柱,一切浮华的外表或许能眩目于一时,但不可能维持到永远。

 

  穿过独醒亭,屈子祠映入眼帘。门前的庭除,土润润的,长满青苔,进入祠堂,所见建筑也极简单,是一般旧式庭院的结构,幽幽的小径,一例青苔苍翠,是人所罕至的证明。人们常说:北有孔子庙,南有屈子祠。然而孔庙的辉煌与热闹,在屈子祠是看不到的——举世皆醉而独醒的屈子不需要尘世的喧嚣。

 

  世上总有不识趣的人,敢于出乖露丑。在屈子祠里,就会聚了一大批。陈列馆的墙壁上,贴满了他们的照片,或挥毫作画,或信笔题诗,一付志得意满,睥睨天下的架势。无一例外地,照片下都注明“某某著名诗人”、“某某著名作家”、“某某著名艺术家”……来到屈子祠而敢于提笔,尤其敢于称做“著名”,鲁班门前掉大斧,脸皮之厚,不知道屈子是否在窃笑。

 

  当然,屈子不会笑,“哀民生之多艰”的屈子,上下求索尚且不暇,哪有闲工夫理会这些伧夫俗子的惺惺作态!

 

  离开屈子祠时,已是暮色苍茫。我依稀看到那个峨冠博带的屈子,行吟泽畔,“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那个枯槁的躯体上,迸射的光辉让我睁不开眼睛。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