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浮名博客

平生两件事:为过日子而写作,为混日子而打牌

 
 
 

日志

 
 
关于我

我的日子如针尖上的一滴水,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 本博QQ:550680311本博邮箱:xiedchu@163.com

“打架的数字”只怨生错了时代  

2007-05-08 12:31: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架的数字”只怨生错了时代

  文/谢浮名

  今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广州市市长张广宁公开发表了降低房价的承诺,大有“喝令三山五岳开道,我来了”的架势。果不其然,坚挺的广州房价应声而降。4月13日,广州市国土房管局发布的房地产市场分析报告显示,3月,广州“一手房”均价为7029元/平方米,比2月的7729元下降了700元。

  然而仅四天后,由国家发改委发布的《2007年一季度房地产市场运行情况》报告中的数字却截然相反。这一调查显示,今年3月,广州新建商品住房销售价格同比上涨8.6%,环比上涨1.2%。(5月7日中国经济周刊)

  两组统计数据一加比较,各方哗然,也就无足为怪。

  其实,国家发改委发布的《2007年一季度房地产市场运行情况》报告中的数字和人们实际承受的房价依旧有着很大的差距。以南京为例,根据国家发改委和统计局发布的《2007年3月份70个大中城市房屋销售价格指数报告》显示,今年3月份,南京市房屋销售价格只比去年同期增长了6.1%,其中“新建商品住房”也只上涨6.8%。然而据南京当地媒体报道:半年时间房价又涨了近千元每平方米(注:按照官方统计的南京市商品住房平均房价计算,也就是说该市仅半年的涨幅就已高达25%左右)。甚至在南京“新城区”江宁的一个楼盘,上午的价格还是3900元/平方米,到了下午就提到5100元/平方米,“创造”了2小时每平方米房价暴涨1200元的“神奇记录”。

  缘何官方给出的数字和实际房价差别如此巨大?这是因为,在国家统计局的“房屋”概念中,不仅有价格飞涨的居民住房,还有大量的“半温不热”、甚至长年价格不动(如对客商优惠的工业厂房)的“非住房”以及不在房地产市场交易的、定向为领导干部所盖的超低价“疑似福利房”。更有一个关键的因素,房价具体是多少,涨跌如何变化,表格都是由开发商来“填空”的。而开发商在“做帐”上的“能耐”人所共知。这样一来,中国房地产市场真实的房价涨幅,被拉下一半以上也是十分正常的。

  广州市的平均房价下降了700元是不是真的?回答当然是肯定的。只是统计之时做了点手脚而已。据广州当地媒体披露,广州市在今年3月的数据统计中,来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改革,将从来没有纳入统计范围的花都区拉了进来。该区位于广州市远郊,房价较低,显示出来的房屋均价自然应声而降。

  于是问题来了。广州市国土房管局为什么敢于如此大胆地忽悠民众,左右高层视听,进而影响国家宏观政策的制订?无它,维护长官的威信而已。

  如果市长降低房价的承诺没有兑现,面子上自然不好看,作为下属,为上司分忧是应有之义,怎能让长官当众出丑?怎么办?通常的应付之道是当不得真。山西省103名农民工讨要被拖欠的13万元工资,一直没有结果。他们向运城市委反映时,绛县一位副县长到运城去劝解。这位副县长向农民工代表写下书面保证:从明天起三天之内解决,否则从县财政支出。听话的农民工信以为真。可是,一年多过去了,副县长的承诺却没了影儿。这位副县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竟大言不惭地说,当时去做劝解工作就是让农民工回绛县了事,“写承诺的事儿怎么能当真?”

  堂堂广州,中国南方的脸面,应付起来自然不会如山西绛县的某副县长这么没有技术含量,他们的手段高明得多,这就是造假。在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大背景下,造假的事例层出不穷。最突出的是统计数字造假。根据2006年7月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我国上半年GDP增速为10.9%;而如果按照全国31个省份自己公布的GDP计算,我国上半年的GDP增幅为12%,与国家统计局的数据相比竟相差了8048亿的生产总值。其中缘由,不言自明。

  这样的造假,技术含量还是太低,很容易被事实粉碎,我们广州人就高明得多了。不是要房价下降吗?实际房价降不了,办法总是有的,活人不会叫尿憋死。于是,就把统计范围扩充到房价低得多的花都,这样一平均下来,房价平均下降700元,自然是小事一桩,即使要下降7000元,也不是难事!市长的诺言也就如期兑现了,至于害苦了对住房望眼欲穿的民众,害苦了国家的宏观调控政策,和我何干!你说高明不高明?

  可惜的是,在如今这个信息高度发达的时代,一切障眼法都只能蒙骗人民于一时。看来,我们的有关部门,只能怨自己没能生活在官员能“一天下耳目”的古代了。

  



------------------
唯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 邮箱:xiedchu@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