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浮名博客

平生两件事:为过日子而写作,为混日子而打牌

 
 
 

日志

 
 
关于我

我的日子如针尖上的一滴水,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 本博QQ:550680311本博邮箱:xiedch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忧郁的萨克斯让我们沉醉  

2007-05-21 22:55: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忧郁的萨克斯让我们沉醉

昨天晚上,随同晚报的徐总、评论部的何旭兄、李辞兄去长重社区看望了残疾人后,已是华灯初上时分,我们驱车去八阁湾吃河鲨。

八阁湾河鲨馆是一个以河鲨为招牌的小店,位于岳麓山下,四围山色葱茏。我们赶到时,一弯蛾眉月挂在碧蓝的天上,馆前人头攒动,打不开拢进。我们在靠近湘江边找了个座头,要了5斤河鲨,几个小菜,8瓶啤酒,浅斟慢酌起来。放眼望去,四边的座位上,多是中年男子,携着个小女孩,看起来是大学生模样,吃是借口,谐谑才是目的。一个个人模狗样,颇有绅士派头。旭哥笑骂道:都什么东西!半截埋在黄土里的人,还这么糟蹋花朵儿般的姑娘!

喝着聊着,不觉月已中天,白云如絮,在碧蓝的天空舒卷。食客多已散去。这时,一个萨克斯乐手,且吹且上了台阶,身前放着一个乐单,标明每曲10元。旭哥把他叫过来,吩咐:先来一曲《回家》。乐手立在我们面前,萨克斯飘散开来,缓慢而低沉,似倾诉,似耳语,我们立即沉醉在忧郁的乐曲声中。一曲终了,徐总道:《梁祝》。乐手稍作沉吟,似在蓄势,然后幽幽地吹起来,缠绵得我们耳根子发软,忧伤得月牙儿凝伫。旭哥说:今晚我们开专场了,乐手单为我们演奏,比在剧院韵味。我说,旭哥陶醉了,那么,来一曲恐怖的,《人鬼情未了》。辞哥道,原来浮名人不恋,恋鬼了!《人鬼情未了》的乐声响起,辞哥禁不住舞动起来,我们都轻拍几案,低声吟唱。

不知不觉,已经吹了7曲。辞哥道:要得发,凑足八。“八”字吉利。最后来一曲南斯拉夫的〈啊朋友再见〉吧。

〈啊朋友再见〉吹奏完,辞哥说,这乐手不错,吹得好,人也实诚。这个周末的“你说话吧”现场,把他请去吹几曲如何?给各位话友一个惊喜。旭哥道:好主意。徐总道:李辞不错,休息都记着工作。

“你说话吧”的话友,俺提前向各位透露了,这个周五的“话吧”现场,各位将欣赏到美妙的萨克斯。

 

 

八阁湾的萨克斯

昨天晚上,我们一行四人,晚报的徐总、评论部的何旭兄、李辞兄去驱车去八阁湾吃河鲨。

八阁湾河鲨馆是一个以河鲨为招牌的小店,位于岳麓山下,四围山色葱茏。我们赶到时,一弯蛾眉月挂在碧蓝的天上,馆前人头攒动,打不开拢进。我们在靠近湘江边找了个座头,要了5斤河鲨,几个小菜,8瓶啤酒,浅斟慢酌起来。放眼望去,四边的座位上,多是中年男子,携着个小女孩,看起来是大学生模样,吃是借口,谐谑才是目的。一个个人模狗样,颇有绅士派头。旭哥笑骂道:都什么东西!半截埋在黄土里的人,还这么糟蹋花朵儿般的姑娘!

喝着聊着,不觉月已中天,白云如絮,在碧蓝的天空舒卷。食客多已散去。这时,一个萨克斯乐手,且吹且上了台阶,身前放着一个乐单,标明每曲10元。旭哥把他叫过来,吩咐:先来一曲《回家》。乐手立在我们面前,萨克斯飘散开来,缓慢而低沉,似倾诉,似耳语,我们立即沉醉在忧郁的乐曲声中。一曲终了,徐总道:《梁祝》。乐手稍作沉吟,似在蓄势,然后幽幽地吹起来,缠绵得我们耳根子发软,忧伤得月牙儿凝伫。旭哥说:今晚我们开专场了,乐手单为我们演奏,比在剧院韵味。我说,旭哥陶醉了,那么,来一曲恐怖的,《人鬼情未了》。辞哥道,原来浮名人不恋,恋鬼了!《人鬼情未了》的乐声响起,辞哥禁不住舞动起来,我们都轻拍几案,低声吟唱。

不知不觉,已经吹了7曲。辞哥道:要得发,凑足八。“八”字吉利。最后来一曲南斯拉夫的〈啊朋友再见〉吧。

〈啊朋友再见〉吹奏完,辞哥说,这乐手不错,吹得好,人也实诚。这个周末的“你说话吧”现场,把他请去吹几曲如何?给各位话友一个惊喜。旭哥道:好主意。徐总道:李辞不错,休息都记着工作。

“你说话吧”的话友,俺提前向各位透露了,这个周五的“话吧”现场,各位将欣赏到美妙的萨克斯。

 

何旭先生对本个日记的点评:

长天孤鹜(372350778) 23:10:58

放眼望去,四边的座位上,多是中年男子,携着个小女孩,看起来是大学生模样,吃是借口,谐谑才是目的。一个个人模狗样,颇有绅士派头。旭哥笑骂道:都什么东西!半截埋在黄土里的人,还这么糟蹋花朵儿般的姑娘!

何旭(298438666) 23:11:10

天!

何旭(298438666) 23:11:13

污蔑。

何旭(298438666) 23:11:26

我何曾说过这般话了?

浮名(278127150) 23:11:35

怎么是污蔑了。哈哈,不是你说的么

浮名(278127150) 23:11:56

别逃避

浮名(278127150) 23:12:58

当时,坐在我们旁边桌子的那个男人,不是带着个小姑娘么。你还向我使颜色呢 

何旭(298438666) 23:13:06

流水账,糟蹋了一个好题目。

浮名(278127150) 23:13:23

我实在写不出好东西来

浮名(278127150) 23:13:51

只好豆腐酒数,乱记一通了 

何旭(298438666) 23:14:06

这个东东,你不能糟蹋了。

何旭(298438666) 23:14:18

要写成美文才好呢。

浮名(278127150) 23:14:35

那只能借重你的大笔

何旭(298438666) 23:15:31

八阁湾的萨克斯。

浮名(278127150) 23:15:45

嗯,题目好

何旭(298438666) 23:16:15

然后是头顶的弯月,湘江余波,河鲨,啤酒。音乐,人。感觉。多好。

何旭(298438666) 23:16:34

你看給你糟蹋的。

浮名(278127150) 23:16:40

确实好,可惜我写不出来。 

何旭(298438666) 23:17:49

何况把我们写得多难受:别人找小姐,我们眼红着。呵呵。

何旭(298438666) 23:18:00

哪里有的事情。

浮名(278127150) 23:18:14

哈哈,原来一号眼红啊,我还以为是BS他们呢 

何旭(298438666) 23:18:33

我看你就是眼红。

浮名(278127150) 23:18:55

哪一回,一号也带个小MM,不,带两个小MM

何旭(298438666) 23:19:06

我何曾先看节目单?并了解每曲10元?

何旭(298438666) 23:19:13

那样多俗气。

何旭(298438666) 23:19:36

是他一路吹过来,我就说:回家!!

浮名(278127150) 23:19:46

嗯,确实

浮名(278127150) 23:19:54

改改去

何旭(298438666) 23:20:03

细节错误。先看节目单就俗气了。

何旭(298438666) 23:20:23

并且要了解行情?

何旭(298438666) 23:20:55

做美文,再打磨一下吧。

浮名(278127150) 23:21:19

美文写不出,修改很必要

何旭(298438666) 23:21:33

对艺术的尊重。

浮名(278127150) 23:21:43

嗯,遵命

何旭(298438666) 23:21:51

舞台有大小,

何旭(298438666) 23:22:26

那晚的萨克斯,只是为我们而奏响啊。

浮名(278127150) 23:22:48

嗯,很享受,很快乐的一个晚上 

何旭(298438666) 23:23:08

跟在大剧院聆听名家演奏,感觉还真就不一样。

浮名(278127150) 23:23:15

何旭(298438666) 23:23:27

街头艺人,照样給我们生活的享受。

何旭(298438666) 23:23:50

我想,这就是平民生活的魅力。

浮名(278127150) 23:24:14

嗯,这个主题好,一语惊醒梦中的我

何旭(298438666) 23:24:30

前面一段,大煞风景了。呵呵,什么劳什子都写进来了。

浮名(278127150) 23:24:36

我是写日记,根本没想到要表现什么

何旭(298438666) 23:24:52

日记要写进里格朗吗?

浮名(278127150) 23:25:19

很受启发

何旭(298438666) 23:25:33

关键是与气氛不和谐。

浮名(278127150) 23:25:37

粗知该怎么写了

何旭(298438666) 23:26:34

别与音乐和我们联系在一起。败味。

浮名(278127150) 23:28:07

我要“艺术”下这个。朱自清写《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也不避忌妓女的 

浮名(278127150) 23:28:55

醇酒美人,诗意盎然呢 

何旭(298438666) 23:29:16

那也不是你那等写法。

何旭(298438666) 23:29:39

人家把妓女写得多艺术。

何旭(298438666) 23:30:39

你可以写八阁湾的里格朗是如何把夜色调试得很情调。

何旭(298438666) 23:30:46

这样也行。

浮名(278127150) 23:31:02

真的多谢一号指点,我今天听了很享受的一堂写作课

何旭(298438666) 23:31:14

千万别以婊子的心情去看她们啊?

浮名(278127150) 23:31:56

你那支笔,现在还不多用,可惜啊 

浮名(278127150) 23:32:25

真是深得写作三昧

何旭(298438666) 23:32:42

她们是夜色中的河蚌珠儿,有了她们,这夜色就灵动起来了。

何旭(298438666) 23:32:53

写女人,要找感觉。

浮名(278127150) 23:32:57

嗯,这个比喻好

何旭(298438666) 23:33:17

湘江,当然只有河蚌了。呵呵。

浮名(278127150) 23:33:21

呵呵

何旭(298438666) 23:33:27

还是有点风采的。

浮名(278127150) 23:34:06

我要把你今天的这番话,帖出来让大家领略下,什么才是散文的写作,

何旭(298438666) 23:34:34

别以杂文家的眼光看世界,那有什么美存在着?都是丑的。

何旭(298438666) 23:34:47

呵呵,你别出我洋相了。

何旭(298438666) 23:35:00

说话而已。

浮名(278127150) 23:35:09

从色调到轻重,从布局到感情表达,都说到点子上了

何旭(298438666) 23:35:14

也是兄弟的快活之处。

浮名(278127150) 23:35:20

深受教诲

浮名(278127150) 23:35:56

平时很难听到如此精彩的写作技法讲解

何旭(298438666) 23:38:03

杂文写眼睛外的东西,即心外,美文写入眼的东西,也可以理解为心内。当然 ,都需要思考,但这样的思考,尤其是表达,我以为是有些区别的。我不是写作科班,你别笑话我。

浮名(278127150) 23:38:37

真的,很透辟,佩服之至

浮名(278127150) 23:39:10

大学的写作老师,哪讲得出这么精微的道道来

何旭(298438666) 23:39:39

眼外的东西,有些是很不洁净的。所以,它们不可入心。

浮名(278127150) 23:39:52

还是文人讲写作,才能深知文心

何旭(298438666) 23:40:06

大多作为杂文的靶子,横扫一下。

浮名(278127150) 23:40:16

浮名(278127150) 23:40:24

我在体会

何旭(298438666) 23:40:47

而八阁湾的感受,我是很多年都没有了。很美好。所以,我希望兄弟以美文记之。

浮名(278127150) 23:41:10

该你写啊。昨天晚上,真的很享受

何旭(298438666) 23:41:21

呵呵,那不一样。

何旭(298438666) 23:41:32

你写的,我就是读者。

何旭(298438666) 23:41:38

我写的,我就是作者。

何旭(298438666) 23:41:48

那感觉不一样啊。

浮名(278127150) 23:42:18

如果你写出来,我对照比较,收获会大得多。

浮名(278127150) 23:43:07

何处该放笔,何处该收束,我会更有体会

浮名(278127150) 23:43:23

哪敢竞争。是真心的想学一手

何旭(298438666) 23:43:49

写杂文多了,有点毛躁情绪。

浮名(278127150) 23:44:07

浮名(278127150) 23:44:36

我慢慢打磨下,再向你请教

何旭(298438666) 23:45:13

另起炉灶搞一篇?

浮名(278127150) 23:45:49

浮名(278127150) 23:46:02

这个不要了,作废

何旭(298438666) 23:46:16

这个当日记吧。

浮名(278127150) 23:46:19

何旭(298438666) 23:46:29

美文另搞。

何旭(298438666) 23:46:33

呵呵。

浮名(278127150) 23:46:45

我会保存,以便今后参照思考

何旭(298438666) 23:47:21

好东西别轻易放过了。

浮名(278127150) 23:47:30

 献花

何旭(298438666) 23:47:59

人啊,一辈子难得有一篇经得住时光考验的好文章。

浮名(278127150) 23:48:13

真的,我是第一次听到如此精妙的论道,有顿开茅塞之感

何旭(298438666) 23:48:17

我们写了那么多,大部分是垃圾。

何旭(298438666) 23:48:41

写那么多,有什么用呢?

浮名(278127150) 23:49:15

能够传世的,毕竟是少数,我可不敢有那样的奢望

何旭(298438666) 23:49:55

别想着传世,传与不传,不是我们说了算的事情。

浮名(278127150) 23:50:08

呵呵。不奢望

何旭(298438666) 23:50:10

用心了的东东,才能传世。 

  评论这张
 
阅读(38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