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浮名博客

平生两件事:为过日子而写作,为混日子而打牌

 
 
 

日志

 
 
关于我

我的日子如针尖上的一滴水,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 本博QQ:550680311本博邮箱:xiedchu@163.com

元宵,我的泪水滑落在汤圆里。  

2007-03-04 16:46:42|  分类: 浅斟低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元宵,我的泪水滑落在汤圆里。

                  文/谢浮名

    我好静,不习惯泡吧,那震耳的音响会叫我窒息;不喜欢逛街,人潮会更映衬我的孤独;交友的范围也非常窄,除了惯常写点东西的人,几乎都敬而远之。同学疏远得不行,即使有时下流行的同学聚会,也总是找借口推脱;同事疏远得不行,每天办公室里相对而坐,交谈尚且稀少,更何况业余时间。

    因此,节假日,上网成了我的日常功课。如果是平时,还可以邀上二三好友,品点茗茶,喝点小酒,手谈一两局。可节假日是人们难得轻松的日子,人家一家人,和和美美地欢聚,怎好意思打扰?

    我打开电脑,有网友发来了 QQ信息:“节日快乐。吃汤圆了吗?”才意识到今天是元宵,心下一片冰凉。吃汤圆是元宵的一个传统项目,寄予团圆之意。我一个人漂游他乡,何来团圆?

忽然想起王维的重阳诗: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那写的是重阳节里,作者客居他乡,举目无亲,孤独中不禁神驰故乡,似乎看到兄弟们携手登高,菊花满头,忽然间念起,还有一个兄弟漂游在外,于是大家黯然神伤。

    王维是幸福的。有兄弟在想念他。我呢?兄弟们也都为各自的生计,东奔西走,北上南下,难得有安闲的日子。每年,兄弟相聚,只在过年的那短暂的一两天,而且各有各的戚友需要拜访,各有各的家事需要奔忙,真正能够说得上话的时候少之又少。何况大家都讷于言辞,平时似乎有很多的话要说,袄了面对面,除了一声问候,竟然都无语。

    王维的幸福,还在于他虽然客居他乡,至少有妻子在身边。

     我是一个人漂游在外的,蜗居家中,只觉房屋宽大。客厅基本是不起作用的,客中少有人来,我也极少在客厅落座,客厅的电视机已经被潮得画面模糊。厨房基本不进去。一个人,走到哪里吃到哪,用不着下厨。早餐是在上班的路上,随便买点包点对付;中饭则由快餐店送到办公室。晚餐呢,最没地方可吃,朋友常常好心地招呼,上我家吃吧。我不好意思去。于是选择小巷深处的店子,点上两三个小菜,来一点酒。一个人慢慢地喝,百无聊赖地看着店主人家那只倦懒的猫趴在灶头睡觉。卧室对我也属于多余。晚饭后一般已是晚上九点十点,一到家中,就蜷缩在书房的电脑前,看点新闻,敲点文字,通常在半夜12点的时候昏昏欲睡,身子也就歪在书房的床上了。因此,我家的地板上,积灰盈寸,能看得清楚从进门到书房的通道上清晰的脚印。

    我买来汤圆,下厨房煮好,摆到桌上的时候,说什么也吃不下去。窗外阳光明媚,翠绿的草坪的尽头是一座小小的人工湖,微微的波纹泛着耀眼的光,几只羽毛淡黄的鸭子很享受地飘在睡眠上。整个大院安静得很,人们都携带家小,逛街的逛街,登山的登山去了。

    不自觉间,两行泪水滑落腮边,滴在汤圆里。

   我给远在家乡的妻子打过去电话,她关机。

    我终于感受到了孤独的滋味。

  评论这张
 
阅读(570)| 评论(1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