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浮名博客

平生两件事:为过日子而写作,为混日子而打牌

 
 
 

日志

 
 
关于我

我的日子如针尖上的一滴水,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 本博QQ:550680311本博邮箱:xiedch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生命中邂逅的红颜之唐飞飞篇  

2006-12-21 16:41: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命中邂逅的红颜之唐飞飞篇

 

        文/谢浮名

长沙只有活人热得死的夏天和死人冷得叫的冬天,春秋两季是省略了的。换个说法,好比一篇文章,夏天和冬天是最沉闷最冗长的两个段落,而春天和秋天则是段落夹缝间那一小方窄小的空白。因此,如果碰上夏天过后的微带淡淡的太阳的影儿的日子,那就是长沙人口头心头难得的秋天。这样的日子,徜徉于层林尽染的岳麓山,呼吸着凉爽的林间岚气,看蓝天笼罩下碧绿的湘江蜿蜒而来,然后缓缓地消逝在天尽头,是长沙人难得的享受。

就是这样的一个天气里,我呆坐在岳麓山的一块墓碑上,贪看如织人流上上下下,尤其是人流中穿花蝴蝶般装扮各异的女孩子,觉得她们实在比自然的风景漂亮得多,可爱得多。我惊叹于女孩子的善于打扮自己:腿长的,穿着牛崽裤,越衬得修长;腿短的,系着几乎曳地的长裙,柳腰轻摆,袅袅婷婷。所有的优点都映衬得无以复加,所有的缺点都遮盖得无影无踪。在长沙,你绝少看得到脖子粗短的女孩子会把颈项套上繁复的花饰,都简简单单地,连衣领都裁剪掉了,从而叫人只觉其长不见其短。一切都显得如此之美丽。“养眼”是个新名词,我以为造得神奇。一个个善于打扮的女孩子,映入眼帘来,确实能把眼睛养得亮堂。

这样的日子,即使没发生什么故事,也让人不觉得遗憾。偏偏,故事已经开始:一个女人坐到了我身边的墓碑上,毫不羞涩地上上下下地打量我。

“我见过你。”她说。我微笑地看着她,不说话,想知道她下面会怎么接茬。哪想得到,她居然站起身来,径直走到我面前,说:“我够漂亮,或者说,够风骚,你看呆了么?怎么不说话呢?”

我几乎吓住了。一个女人,素昧平生,竟敢于在一个陌生的男人面前放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她问:真的不认得我了么?我难道老到这个地步?

我一边看着她那张生动得有些夸张的脸,一边调动着脑海的记忆库,一个名字忽然冒出来:唐飞飞,遥远的大学时代,依稀有过几次过从的老同学。我本能地叫出声来:唐飞飞!

她的脸笑成了一朵菊花,连声说,难为你还认得我呢,我还不老呢。

 果然是她!虽然,经过精心修整的面庞已经消散了青春的粉嫩鲜润,皮肤也有松弛的迹象,但仍然可见旧日丰姿,浓密乌黑的披肩长发依旧缎子般油光发亮,俏丽的身子依旧挺拔,性子还是那般风风火火。

在我的大学年代,唐飞飞绝对是风流人物。他是桃花江那个美人窝里飞出来的一只凤凰。凡有几分姿色的女人,总有那么一点特别劲儿。她的特别在胆大,大得出格。入学当年的元旦文艺晚会表演,节目单上并没有她的名字,可是表演中途,她跑上了舞台,从主持人手里抢过话筒,咿咿呀呀地高歌起来。让主持人错愕不已。一曲终了,掌声雷动,倒不是她嗓子有多好,而是勇气实在让人佩服。自此以后,全校上下都知道,英语系有个极出格的美女叫唐飞飞。

她兼着学校广播站的播音员。一天早晨,她来到广播室,对着镜子,一边涂脂抹粉,一边幽幽地叹道:“这么漂亮的脸蛋儿,不晓得今后好了哪个臭男人。”大概只要是女孩子,总有顾影自怜的时候,不足为奇,问题就出在唐飞飞进广播室时,已经打开了播音设备。于是,她那声幽幽的自怜自叹“这么漂亮的脸蛋儿,不晓得今后好了哪个臭男人”传遍了校园。这句话在好长一段时间里,也就成了校园里最火暴的流行语。

她几乎什么活动都参加,体育的,文学的,艺术的,而尤其喜欢诗歌。据说,我们那个年代,全国涌现了600万渴望献身文学的少男少女。对这一群体,有一个调侃的叫法:文学青年。她就是一个狂热的文学青年。那时,我们中文系的几个文学青年组织了一个诗歌创作会,筹备之时,几个铁杆凑在一起,满怀虔诚而又慷慨激昂地为诗歌创作会该叫什么名字争论得唾沫横飞。有人提议,叫“流莺”吧。莺声流啭,悦耳动听,是献给百废俱兴的时代的赞歌。唐飞飞不晓得从哪里得到了消息,闯了进来,反对道:“不行不行,流莺是什么啊,是暗娼的代名词呢。我们高雅的诗人,愿意当流莺吗?”大家一阵哄笑,提议的人也闹了个大红脸。唐飞飞接着说:叫“铁马鞭”啊。多好的名字!铁马鞭是一种藤科野草,匍匐于地,一到春来,漫山遍野,郁郁葱葱,生命力极强。她解说道:“它随地而生,不择土壤,希望我们诗歌社也有它一样的适应能力。而且,我们时代的骏马正在奔腾,恰好需要强有力的鞭子来鞭策。”

我们果然采用了她的提议,以“铁马鞭”为名,也出过10多期期刊。可惜的是,毕业后,大家都为生计奔忙,“铁马鞭”也就不能如唐飞飞所愿,无疾而终了。

她努力地作诗,而且写得像模像样。铁马鞭创刊号上,就有她的一首题为《生命》的诗歌,被大家公认为压卷之作。诗中写的是一对少年男女,在春寒料峭的雨中漫步,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生命的热情高涨:“于是/雨打在他们的裤管上/热气腾腾。。。。。。”

她风头出尽,自然成了无数男生捕猎的对象,她都似拒还迎,不置可否,更惹得男生们似傻如狂。

一天,忽然传出消息,她被学生处叫去问话了。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一段时间以来,她喜欢大把大把地吃酸菜,早晨起来总干呕不止。两颊深陷、眼如鹰隼的学生处处长从中发现了端倪,把她送进了学校医务室。医生一搭脉,说她怀孕了。那个年代,这可是个关系到大是大非的作风问题的事儿,让学校里炸开了锅,学校高层的处理是:开除。

更惊人的消息传出来了。这一对可怜的男女,选择了一个风和日丽的天气,卧轨了。但唐飞飞没有死,火车临到面前的那一刹那,男的一把把她推下了铁轨,自己则被拦腰轧成了两截。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飞飞,活下去。”

至于唐飞飞是怎样地生下了孩子,又如何艰难地 过活,我不知道,因为从此以后,她就如同断线了的风筝,再也没了踪影。

想不到,20多年后,居然在这么一个和煦的冬日,在万山红遍的岳麓,又碰上了她!

我问她,20多年里,是怎么熬过来的。她答道:人总得活吧。还不是生了,再嫁了人。语气淡淡的。但从淡淡的语气里,我分明听得出几份哀怨和落寞。

  评论这张
 
阅读(57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