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浮名博客

平生两件事:为过日子而写作,为混日子而打牌

 
 
 

日志

 
 
关于我

我的日子如针尖上的一滴水,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 本博QQ:550680311本博邮箱:xiedchu@163.com

你看你看阮籍的眼(原创)  

2006-01-15 17:28: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谢浮名

  在晋朝的官道上,人们常常可以看到,一辆破牛车缓缓的行驶着,没有车夫,没有方向,没有目标,一切凭拉车的老牛。有时偏离了官道,进入羊肠小路。这么走着,走着,也不知走了多久,老牛忽然停下来,因为已到了路的尽头,前面或是高山横亘,或是深谷梗阻。总之,此处已为穷途。

  这时,如泥塑木雕般兀坐在车上的唯一乘客,一个峨冠博带、容貌環杰的儒生双肩耸动,全身颤抖,放声痛哭起来,直哭得天地变色,草木含悲,山谷振恐,河流呜咽。最后,嘴里呕出的是血,眼里滴出的还是血。也许是疲惫已极,也许是胸中块垒暂抒,他昏睡车上,任凭牛车拉着他循原路而回。

  这个极有名的故事叫“穷途之哭”,故事的主人就是阮籍。

  阮籍没有疯,疯的是整个世界。

  人到穷途,岂能不哭?即将代魏自立的司马氏统治就是中国社会的穷途。这是一段短暂而又黑暗血腥的历史,多变的政权、专制的统治成为这一时期的重要特征,作为社会的良心的文人在大肆摧残和屠戮之列,名士们一批又一批被送上刑场。何晏、嵇康、张华、潘岳、郭璞、刘琨、谢灵运、范晔……一流的诗人、作家、哲学家,这些如今还活跃在中学、大学课本里的人物,一个个地,或被公开行刑于洛阳街头,或被秘密地杀害于黑夜之中。“天下名士,少有全者。”能留得性命的,只能苟且偷生,在夹缝中艰难地求活。

  阮籍,这个名士中的名士,从驾着木车上路之时,他就已经知道,条条道路,都是死路!除了痛哭于穷途,我们还能苛求他什么?

  一天,他照旧乘着牛车,或许有意,或许无意,他来到了广武——楚、汉相争的古战场。那一场惨烈战争的主角,一方是西楚霸王,重瞳天子,曾率八千江东子弟酣战强秦,并且将强秦的十数万军队如秋风扫落叶一般涤荡殆尽的项羽,一方是地痞流氓出身,狡狯多智的刘邦这一场两千多年前的战争,惊天地,泣鬼神,就是今天,人们提起来仍旧血脉偾张,不能自止。面对铁戟未销,血染河赤,刀光剑影,衰草离披,阮籍长叹:“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谁是竖子?仅仅是遥想中的项羽、刘邦么?

  真人在社会上是无法立足的,嵇康就是证据。于是阮籍把自己的满腔爱憎,寄托在那一举世闻名的青白眼里。

  阮籍经常不说话,却常常以眼睛当道具,用“白眼”、“青眼”看人。“青睐”、“垂青”“白眼”这样的词汇就是他的原创杰作。

  我们知道,瞳仁是黑的,正眼瞧人的时候,瞳仁在眼睛中间,看起来黑的多,就叫青眼;斜眼看人的时候,眼白多,就是白眼了。

  阮籍的母亲逝世,有不少名士前来吊唁。按理,人家在灵堂哭拜,阮籍应该陪着哭。可是来客中有个名叫嵇喜,官位和名气都不小,阮籍圆瞪着一双白眼,眼珠子也不转动,定定的看着他,表情木然。我们从中可以看出阮籍的爱憎,完全不委屈自己的感情。他讨厌的人,即使是来向自己表示友好的,也给白眼。但若是自己喜欢的人,就有青睐。嵇喜的弟弟嵇康来吊唁时,阮籍马上迎了上去,“青眼有加”。因为嵇康和他一样真,甚至更真。

  这就是阮籍的真!

  试问我们中的哪位,在达官贵人面前,敢不敢白眼相向?

  2006年元月15日下午
  评论这张
 
阅读(1348)| 评论(21)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