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浮名博客

平生两件事:为过日子而写作,为混日子而打牌

 
 
 

日志

 
 
关于我

我的日子如针尖上的一滴水,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 本博QQ:550680311本博邮箱:xiedch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施舍给人道  

2005-10-23 19:1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报道说,某些穷乡僻壤,无论男女老幼,几乎倾巢而出,涌进城市,以乞讨为职业。有些乞讨者收入颇丰,每天有一二百元进帐,远胜蹲在村子里修理地球。

  受到这样的报道的影响,现在的媒体极少有同情乞丐的理性观点及感性内容。在不少人眼里,行乞几乎成了行骗的同义词,所有的天灾人祸都成了假的,所谓的“丢了钱包盘缠用尽找不到工不良老板卷走工钱”等等都是骗人的。

  乞讨大军日益壮大,乞讨日益职业化,确实是一个已然的社会存在。问题是,我们究竟应不应该施舍乞讨者?

  托尔斯泰先生有一次向一个乞丐施舍,朋友告诉他,该乞丐品德恶劣,闻名莫斯科,不值得施舍。托尔斯泰先生回答:“我不是施舍给他那个人,我是施舍给人道。”

  我们对一个奄奄一息的乞丐施舍时,是不是先去调查调查他的品格的等级?如果是优,就把掏出的一块钱掷过去;如果是劣,就把掏出的一块钱重新装回口袋么?请记住,施舍之时,我们是在施行人道,不是班主任给学生评定操行等级。

  再有一则文坛逸事,似乎说的是屠格涅夫。一次,遇到一个乞丐,他搜遍全身都找不到一个铜板。于是他握着乞丐的手,满怀歉意地说:“对不起,朋友,我今天忘了带钱。”

  各位不觉得屠格涅夫同情的光辉是何等的照耀寰宇么?

  说一个瞿秋白就义前的故事。1935年6月,36岁的瞿秋白在被荷枪实弹的国民党军队押赴刑场的路上,手挟香烟,顾盼自若,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途经一公园门口,有一乞丐,衣不蔽体、蓬头垢面。瞿秋白回视良久,神色戚然。

  这个故事常常令浮名心灵震撼。一个曾经威镇天下,睥睨一世的豪杰,行将就义之时,考虑的不是个人的生命,而仍然是对弱小者的满腔同情,这是何等伟大的心灵,崇高的境界!

  在有些人看来,此时的瞿秋白是否得先仔细考察乞丐们的真实身份后再施予同情?

  再比如,行走水边,突遇落水者,我们的大多数回不假思索,想方设法进行救助,总不会先去调查研究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再决定是否予以援手吧。

  一个应然层面问题的讨论脱离开他本应有的价值理性,那也只能沦为现实的开脱,其必将失去作为思想先导所应有之义。

  我们的社会的人际关系是扭曲的,就因为我们吝啬着自己的同情而放纵了自己的冷漠。

  社会上有太多的人,错把给予当做一种投资,施舍了人家一元钱,就希望有加倍的反馈。给了人家一个微笑,就盼望回报满天阳光。就是有所施舍,也把自己和受惠者之间的间隔和距离定形,把社会阶级的差距和彼此之间的岐视、仇恨固定化。使受惠者常会在得到帮助的过程中同时受伤害,而且这些伤害常常愈来愈深。我们虽然做了一些好事,但却在有意无意之间,未必有好的效果,也未必做得对,「好事」和「对的事」之间仍有相当遥远的距离。

  请记住托尔斯泰的话吧:我不是施舍给他那个人,我是施舍给人道。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