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浮名博客

平生两件事:为过日子而写作,为混日子而打牌

 
 
 

日志

 
 
关于我

我的日子如针尖上的一滴水,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 本博QQ:550680311本博邮箱:xiedchu@163.com

混沌年华(第一章)(原创长篇小说)  

2005-02-04 11:58:11|  分类: 贱客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周末了,室友们像逃离牢笼的鸟兽,纷纷飞离了宿舍、校园,和他们的女友约会去了。而他,在这落日的余晖里,踏着凄迷的衰草,徘徊在学校外的一条小河边。
已是深秋季节,寒意随着树叶的黄落而渐浓.太阳渐渐的隐入了河岸边的烟雾般的柳树丛中,残霞将河面的波光映成了羞愧的红色,一如昨天晚上他的脸。
他一辈子也莫想忘得了那一巴掌。
昨天晚上,在舞会,她挥过来的那一巴掌,不是打在脸上,而是心里。他觉得,那一声脆响仿佛一块磁铁,把舞厅里所有的目光都吸到了他脸上。当时心头一片空白,继而脸上发烧,羞愧得无地自容。他呆滞的目光接触到她的轻蔑时,头脑里轰的一声,如挨了一颗重磅炸弹。
他记不清当时是怎样离开舞厅的,他只记得那一记巴掌,那一脸轻蔑,那一声“呸”。
天色渐渐地暗下来,一群梭鱼在河面上卷起一串浪花,倏忽而逝,浪花漾起的涟漪散开来,渐远渐淡,终于融入镜子一样的水面,没有了一点影子。他责备自己不能像这涟漪一般消失于人间.
华灯初上,照得整个城市没有血色地白,如恐怖片里枉死的女鬼的容颜。他的身影也被灯光拖得诡异。先前的和姗姗的交往,如放电影,一幕幕从脑海里闪过。姗姗,我魂牵梦萦,生死以之的姗姗.他如一匹受伤的狼一般痛苦的嚎叫,震得身旁的树叶都嗖嗖发抖.


那也是一个周末.大三已经如白驹过隙,人生的大学阶段也即将过去.他正准备毕业论文,在图书室里查找资料,突然接到一条莫名其妙的手机信息:“我现在在报业大厦顶层。七点你还不到,我就跳楼。”对方手机号码特陌生。谁开玩笑啊?他没有理睬,继续查找他的资料。才一会,手机信息铃声又响了,还是那个号码,还是同样的信息。究竟是谁呢?这么无聊!周三可得宣读论文呀,要过不了,就惨了。管他!可是心里还是忐忑不安起来。他看看表,5.20.学校离报业大厦大约6公里,现在是下班高峰期,乘公交车去差不多要一小时吧。会不会有人真的要自杀而信息发错了号码呢?一丝不安袭上他心头,这不安逐渐扩大,占据了他全身心,猛然间,不安化做恐惧,如一条绳索,渐收渐紧,扼住了他的咽喉,他觉得喉头干涩,下意识地双手抚摩着脖颈。要是真有人自杀而发错了信息,后果不堪设想。他立即回叫,半天没有反映,只隐约听到一个女孩子的抽泣。他被强烈的恐惧感压迫得喘不过气来,连声音也变了:
“喂,你好,真在报业大厦吗?”
对方说话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夹杂着呜咽:
“你来不来?一过七点,你就等着收尸吧。”
“别傻!我马上到!”他脸色戛白,飞奔出了校门,叫来一辆摩托,塞过去十元钱:“报业大厦,不用找。快!”

在报业大厦顶层,一个女孩子蜷缩在角落里,双手捧着脸,身体曲起,似乎被悲伤和痛苦压成了一张弓。他暗叫一声“好险!”先手扶栏杆,平息下气喘,觉得脸上潮红渐退,正要说话,女孩子先开口了,虽然仍没有抬起头来:
“你别来呀,死到那个骚狐狸那里去啊!我就在这里跳下去,你省心了,你开心了!”
果然不出所料,眼前的女孩子是个怨妇,肯定被男朋友抛弃了,才这么寻死觅活。他柔声说:
“请原谅我不知道怎么称呼你。我们聊聊,好吗?”
“不!”声音很斩截。
“为什么不呢?你看,”他指了指摆放在栏杆上的一溜花朵,马上意识到对方并没有抬头看,立即收回手来,“这花才打骨朵儿,在夕阳的抚摩之下,就已经如此动人。你想,它要开了呢,会让世人惊艳到什么地步!看你年纪,也该如这花朵吧。还没能真正的美丽一回,不觉得可惜么?”女孩子依然手捧着脸,但他感觉到她的手指是叉开来的。她大概正透过指缝打量自己吧.看来自己的话已经发生了效力,至少,她没有通常的自杀者临时前情绪大幅波动的迹象。这想法鼓舞了他,他更加慷慨激昂的演说起来:
“人生是多么美好啊。有人说人生如茶,微微的涩味过后,便余香满口,舌底生津,回味无穷。其实说它如药更恰当。你没喝过中药吧?我最熟悉那味道了。小时侯体质弱,爱感冒,我常常喝中药。味道苦极了。可是喝它是免不了的,回避绝对不是办法。我就让苦狠狠的麻木自己的舌头,这时就会闻到微微的药香,它在空中缭绕,充满了整个居室,也会让自己醺醺然如进入仙境。人生本来是痛苦的,而死是一个必然的结果,从出生的那一天开始,就注定了一天天走向死亡。因此,有必要急于求成么?我们的处世之道就在于尽力麻痹痛觉,让快乐的神经加倍敏感些。这样,就是夕阳也很灿烂啊。”
他回头向徘徊在岳麓山头不忍坠落的望去,免得自己眼光没地方生根:
“有人哀叹说,‘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而夕阳自己呢,就是在生命的尽头,也渴求把自己的美展现给世人欣赏。它不嫌时间太长,只觉生命太短连夕阳都如此珍惜知己,何况我们正是早晨八、九点钟的鲜嫩的朝日呢?”
“哈哈,精彩,精彩!”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打断了他的滔滔不绝。他转过身来,蜷缩在角落的女孩已站在他面前,笑得花枝乱颤。
“怎么回事?”他糊涂了。
她说:
“好口才呀!我今天碰上诗人了。”
“你这是怎么了?”一种遭受愚弄的屈辱感使他变了脸色。
她仍旧笑:“没什么啊。不是很好玩么?周末无聊,开个玩笑嘛。”
真的被捉弄了。他恨不得走上前去,掐住她脖子:
“你开心了?无聊!你知道我吗?一看到信息,急得心提到嗓子眼上,连公交车都不敢坐,怕误了大事。搭乘摩托飞过来,路上一叠声催促司机,差点摔死了。你知道不?为了自己一时的开心,去愚弄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你吃饱了撑的!”
她笑声低下来,可笑意依然停留在脸上,如浓密的树叶间透出的路灯光,灿烂得晃眼:
“这么小气!男子汉,绅士点啊。对不起,算我错了。我请客,当作补偿,好不好?”
他发作不是,不发作也不是,呆在当地。这时才有工夫打量她。,他立即感到全世界所有的引力的综合都不如她的容貌,他震惊得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好一个人间绝色!长发浓密乌黑,如瀑布般披散在肩头,夕阳的余晖撒上去,荡漾着金光,越衬得凝脂般的脸色泛出鲜活的嫩红.细长的眉梢斜飞鬓边,平添了她狡诈顽皮气息.长睫毛下一双眼睛蕴蓄着笑意,可是当笑停止,精光四射,叫人不敢逼视.直鼻梁秀气的挺着,薄嘴唇淡淡的施了唇膏,特别的富有立体感.粉妆的脖子从开口相当底的红色领口挺立出来,更显得细长.一身红裙,衬托得全身的每一个地方都散发着桀骜.这让他联想到山野的玫瑰,叶片上承着朝露,最大限度的舒展开花朵枝叶.张扬到了极点,也美到了极点.
她似乎习惯于人们对她这么呆看,毫不在意的抓住他的受臂道:
“想去哪家餐馆?不说话我可走了.”
他的思绪才回到现实中,嗫嚅着,可是好半天也不知道自己要表达什么.最后才

  评论这张
 
阅读(1369)| 评论(9)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