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浮名博客

平生两件事:为过日子而写作,为混日子而打牌

 
 
 

日志

 
 
关于我

我的日子如针尖上的一滴水,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 本博QQ:550680311本博邮箱:xiedchu@163.com

诗歌的讲理和不讲理[原创]  

2005-12-26 16:58: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谢浮名

   有一种很流行的看法:诗歌是不必讲理的。能颠覆人的正常思维、想落天外的,就符合了好诗的一个条件。因此有人调侃道:诗人是疯子的绰号。

  这说法确实有一定道理。比如李白的“白发三千丈”。初见这样的句子,作为一个思维不敢越雷池半步的循规蹈矩者,一般会惊讶得目眦尽裂,眼珠如子弹般喷射出来。然而这确实是好诗,写尽了内心深广如瀚海之愁。再如皇帝做不来,牢骚倒挺会发的李煜的名句:“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愁是一种感受,没有体积,没有重量,而将它比做浩浩荡荡的东流春水,赋予了它视觉形象,确实不讲理之极。而偏偏形象生动,令人拍案叫绝。其它如“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直恐双溪蚱蜢舟,载不动,许多愁”、“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等等,都是好句子,好在它们的不讲理。

  可是,我们是否就能据此得出结论:诗歌是不必讲理的?

  并不尽然。

  有人曾写了一首《咏竹》诗,其中一个句子,大概写得相当自得:“叶横千口剑,竿耸万条枪。”品味一下,竹叶如千剑横斜,竹竿似万枪耸立,气势森森,似乎相当了得。于是巴巴地送给当时的诗坛老大苏轼鉴赏。苏轼老夫子看罢掀髯大笑,批道:好则好矣,只是十条竹竿才共一篇竹叶耳。

  这诗为什么成了笑话?就在于它的不通,违背了事理,不合逻辑。世上哪有十条竹竿才共一篇竹叶的竹林?

  这种闹笑话的诗歌,不陷于普通人有,名家也不少。

  那个诗中圣人杜甫老先生的咏松树诗里就有一句:“霜皮溜雨四十围,黛色参天二千丈。”这松树有四十围大,二千丈高。什么是围呢?左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指尖相合,叫做一围,就通常的人而言,一围大概四十公分,四十乘以四十,得十六米,即松树的周长为十六米。二千丈合六千六百六十米。十六米粗的树干,居然长了六千六百六十米高,好比是二米三的姚明,腰肢只有铁丝那么粗细。估计杜老先生当时多喝了二两,醉眼迷离,把眼前的松树看成了怪物。难怪前人调侃:“无乃太细长乎!”

  原来名家也迷信不得。

  近代湖南学人王闿运眼高于顶,目无余子。它曾有一句词:“大江东去,无非湘水余波。”极尽贡高我慢之态,溢于言表。那意思是说:浩浩荡荡的长江,奔泻数千里,尽管水势浩大,也只是湘江水流的剩余,并无足观。

  从事理上考察,这话本来就不通。长江从青藏高原奔腾而下,汇聚了万千河流,湘江仅仅是一个小小的支流而已。对长江来说,湘江是有它不多,没有它不少,何以谈得上整个长江江水“无非湘水余波”?不怕人笑掉大牙么?

  诗歌并不是不讲理,不要逻辑,不要事理,而是为了主题的需要,心游万仞,想常人之不能想,将个人的主观感受临时加之于外物,形成一个完美的艺术境界。如果单纯为眩人耳目,疯疯癫癫地胡说八道,将黑夜认做白天,烂泥当作金条,那就真是疯子而不是诗人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12)| 评论(9)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